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513章 脑出血
    众目睽睽之下,嫣丽红只好硬着头皮取了那个报纸包。然而她还没等看明白里边装的到底是个啥东西,身后伸来一只小白手,嗖的一下就把纸包掠夺了去!

    “我去……你?”那人动作太过灵敏诡异,嫣丽红回过神来再想去夺已经来不及了!呜呜呜,她气的脸色苍白,想要撞墙的心思都有了好几次。

    抢夺纸包的女子身材高挑而火辣,此人乃是省城电视台的头号美女主播嫣一然。她跟嫣丽红是亲姊妹,嫣丽红小出嫣一然一年多,俩人性格迥异,长相迥异!

    “快来看啦快来看啦,俺家丽红妹夫的礼物到啦哈哈哈!”美女主播别看在电视里人模狗样很是娴静,而在现实生活中那也绝对刁蛮任性不可一世。

    她小鸟一样在那人群之中飞来飞去,最后落到老爷子身边,当着所有人的面前,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纸包……

    此时的嫣丽红已经有些无地自容,她捂着脸就冲到一个小屋里,插了屋门哇哇大哭。这下自己的老脸算是彻底被这死小子给丢尽了!

    然而客厅里喧哗的人群突然安静……约摸过了几分钟,有人惊呼了一声:“我的黄天啊,这不是荒古巨参吗?卧槽尼玛,还是夫妻配对的啊?”一句话提醒了许多人,若干双眼睛全都朝向了那个稀松平常的报纸包。

    但见两只手臂粗的胖人参静静地躺在报纸内。它们须条清晰一根未断,一个略粗一个略细。这些权且不足为奇,令人惊讶的是这俩玩意儿的手臂竟然长在一起,乍一看起来真的如同一对恋人携手并行!

    在场的人都是各行各业的佼佼者,他们有学问有见识,好多人都认出了这是一对空前绝后的情侣参!

    看样子这种老参最少也是荒山野岭中几百年的存在。如果单独的拿出一株来说事儿,它的价值不下百万。但是如果把这两株放在一起来估价的话,那就只能用千万来做单位!

    现场的人全都震惊,整个房间如同被飓风洗劫过的蜂房,一点声音都没有。刚才还想利用这个来刺激取笑嫣丽红的嫣一然,此时她的小脸也是现出一派惊愕和诧异。

    旷世仅有的情侣参的出现,更加说明送礼物的人绝逼就是嫣丽红的男友无疑!否则人家绝对不会傻到把这么珍贵的礼物送出来,并且还是天生的一对!

    嫣家人在短暂的消停之后突然间便是炸了锅,人们呜呜泱泱议论纷纷。好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拿手机拍照片发朋友圈,也有人自愿为那情侣参当背景。

    房间里热闹的如同赶集,大人孩子叫喊连天。躲在小房间里哭鼻子的嫣丽红听到外面不是好动静,便是知道那些势利眼们肯定是在磕碜自己呢。于是嫣丽红咬着嘴唇噙着眼泪,抓起手机就给懒龙打过去。

    可能是他已经溜达到了闹市区没有听见,手机响了半天没人接,嫣丽红无奈地喘着粗气倚在沙发上。这小子今天把自己坑得好惨,她一定要寻个机会跟他算总账!

    嫣老太爷绝对是个见多识广的场面人物,看到这个价值连城的礼物时,他激动而惊喜。他并不是因为这个东西价值不菲而惊喜,他是真心为自己的宝贝孙女得到一份属于自己的真爱而高兴。

    这孩子虽然出身豪门,可是人生境遇非常复杂。她经历过枪林弹雨,也经历过生离死别……她的男友就牺牲在前线阵地上,那时候他年仅二十四岁!

    老爷子兴奋之余脑袋发炸,突然便是血压升高,扑通一声跌倒在沙发上。

    ……

    半小时后,懒龙接到了哭成泪人似得嫣丽红的电话。

    “你马上到市医院来一下,快点的,俺给你五分钟时间,呜呜呜!”

    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懒龙刚好溜达到市医院对面的一个小吃部门前。他的肚子饿了,五脏六腑全都跟他闹别扭,叽叽咕咕一阵叫唤。

    懒龙走进小吃部,给自己点了两个小菜,又叫了两碗刀削面。端起碗来正要开吃呢,突然听到了这个消息。

    原来是嫣老太爷激动过分血压骤升,竟然一不留神把脑血管给鼓开了。

    脑出血是个要命的病,尤其像嫣佬这样上了岁数的老年人,一旦得了这种病生命也就接近终点了。

    “嘶,你爷爷得了脑出血干嘛叫俺去呢?难不成你丫是想雇俺抬棺材吗?劳资今天到底怎么了呢,又抬蛋糕又抬棺材,小农民的命运就这么贱吗?”懒龙无奈地放下碗筷,正要起身离开,一个声音从空气中鸟悄地飘来。

    “主人主人你快去吧,那个老头已经快不行了,俺这里精炼了一些丹药,你丫拿去速速给那老人服下去。”

    这个声音是药师的,正面接触几天后,三个仆人的声音他全能分辨的清楚。

    “艹,别胡闹好吧?人家呆的可是全省最大的大医院,那里边专家学者不计其数,现代人倚靠科学仪器都不能治疗的病症,你丫焉能班门弄斧瞎几把祚祚?万一吃了药他就死了,劳资岂不是变成杀人凶手了吗?”

    懒龙边说边往外走,不多时间就来到医院门口。

    一个年轻男子等在大门口,他一脸的焦急之色,跺着脚板往外看。懒龙长得高大英武,这样的人牌子整个省城也挑不出几个来。所以他刚一露头,就被那男子发现。

    “你是懒龙吗?”那个男子迎上来。

    “是啊是啊,您是?”懒龙一脸茫然,以为遇到刘建豪的小弟了,他的腮肌一抽,双拳嘎吱攥得绷紧。

    “俺是嫣家人,俺爷爷已经快不行了,他说无论如何也要见你一面。快快快,麻溜的跟俺去见老爷子!”那男子不由分说,拽住他的手腕就往医院里疾走。

    俩人风风火火来重症监护室,就见走廊里黑压压栖息着一群人,监护室里倒是有些肃静,嫣一然和她的父母亲垂首立在病床前。嫣丽红一个人坐在爷爷身边,她满脸的悲哀,泪水顺着腮帮往下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