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524章 回家睡觉
    田丫咬牙哆嗦着,手中匕首架在自己脖子上。“姓懒的你听着,今天你要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通透,老娘今日个就扎死自己!”

    她咄咄逼人地瞪着懒龙,吓得懒龙魂飞天外,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上:“俺的小祖宗你听俺说哈,这个戒指的确是俺在省城一家金店里买的。不信的话你看这个,俺有发票和店家给的鉴定证书,上边还有俺的名字……这些总不能是假的吧?”

    说完懒龙一脸苦笑,从上衣兜里摸出一个小本本。

    “哼,别想耍花招儿欺骗俺妹,你的套路俺全懂!”刘滴滴根本不相信他的鬼话,事先把那本本夺在手中。

    仙雪等人凑过去,几个人开始对那发票辨别真伪。

    “嘶……闺女啊,这回你又搞错啦!哈哈哈!”看了那些发票和鉴定证书后,仙雪噗嗤便是大笑。

    “咋啦娘?那发票是不是真的?”田丫又急又气。

    “放心吧闺女,娘对这个很有研究。懒龙没有欺骗你,这张发票以及鉴定证书都是真的!如果你要不相信的话,可以给商家打电话咨询一下哈!”

    仙雪从刘滴滴手上夺过证书,宝贝一样塞给闺女。田丫半信半疑,扔了小刀就去看那票据。

    “嗯嗯,娘你说的很对,这个东西都是真的!”田丫泪眼朦胧,看完票据后又给商家打了电话,对方证明说两天前懒龙先生的确在他们那里购买过一对价值二十六万多的情侣钻戒。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田丫觉得不好意思,她羞答答地看着懒龙:“对不起老公,俺很在乎这个,所以请你不要生气好不好啊?”

    “嘿嘿嘿没事儿没事儿,事情说开了要比藏在心里好的多,俺就媳你这个性格。不过以后遇到什么问题一定要跟俺沟通,千万不要寻死觅活的听到没有?”懒龙把她拥在自己怀里,拿出手绢就给田丫擦拭眼泪。

    田丫羞红着脸颊,很是听话地点头答应。田大胖子夫妇见此情景长舒一口气,也手牵着手在旁边看着。

    这时候刘滴滴一脸的灰暗,她扯过懒龙的手掌,对着那个戒指又是一阵冷笑。“告诉俺,邹强买的那对戒指哪去啦?你丫可否当着众人面前解释一下?”

    刘滴滴的意图很明显,无非是想利用这个戒指来揭露懒龙。懒龙见她胡搅蛮缠总想跟自己过不去,只好苦笑了一下,又从兜里摸出一个火柴盒。

    “拿,这就是你和邹强俩人的爱情物证!不过俺还要告诉你一声,这俩玩意儿乃是地摊货,铸铁镀铜釉,南方一些个人作坊里边每天能生产好几吨,二十元一对青峰镇大集上有的是卖的!”

    他的话说完,身后传来一阵唏嘘。田大胖子点头微笑,觉得懒龙阅历丰富。刘滴滴夺过火柴盒去看,她立马认出来,这俩玩意儿才是她和邹强俩人的订婚之物!

    因为两个戒指上被她用红丝线缠了爱情结,象征着红红火火长长久久。

    看到这个,刘滴滴再也控制不住,呜嗷一声就哭了起来。事实证明那个邹强才是个大骗子,他用假戒指欺骗了刘滴滴,也欺骗了刘滴滴的父母。

    原来前几天懒龙去省城办事儿,闲着没事干就去街上闲逛,来到一家金店后竟然看到一对非常昂贵的情侣戒指。就因为那对戒指与刘滴滴的那个一模一样,所以他才咬牙买了下来。

    买下这对戒指的时候,他就把捡到的那对拿给店员鉴定。人家看了后立刻告诉他这是一对假东西,建议他扔掉算了。

    这件事情把懒龙搞的有些头大,自己的小媳妇还险一险没自杀掉。然而他俩重归于好后,刘滴滴却是忍受不住沉重的打击,疯了一样跑回超市再也不肯出来。

    这天晚上懒龙跟田家人在一起吃饭,因为发生了这点小插曲,一家人的情绪有些不愉快。然而通过这枚小小的戒指,田大胖子对懒龙的信任度却是越来越坚定。他敢说此子将来必成大器,弄不好自己这道号的跟人家比较根本不在一个高度。

    酒逢知己千杯少,因为得到一个出色的姑爷子,田大胖子夫妇全都没少喝。就连一向不怎么说话的小保姆,今天也受到刺激似得喝了两瓶冰镇啤酒。

    夜里时候懒龙拉着田丫到外面散步。“龙,你的钱是不是借的贷款啊?”田丫问。

    “嗯嗯,为了你,俺就是把脑袋割下来卖掉也心甘情愿。”

    “不用割脑袋了,俺爹刚才承诺了,你的贷款由他还,明天就去银行办手续。”

    田丫挽着懒龙的胳膊,俩人边说话边遛弯,不知不觉间就已来在村子东头。

    树林子里哗啦一声,一个巨大的黑影,咴咴嚎叫着就跑了出来。

    田丫被它吓了一跳:“妈呀那是啥呀老公?”

    “别害怕哈,那是俺家的黑子少爷!”

    田丫平时也见过黑子,印象中那是一匹非常健壮的大叫驴。黑子蹦高撒欢地跑过来,歪着脖子就去跟主人亲昵。

    这头牲口非常通人气,懒龙不在家的时候它就一个人看门。肚子饿了就跑出来找些青饲料吃,吃饱了再回家看门。有一次深夜有只野狗跑进院里偷鸡吃,竟然被黑子给堵在鸡窝洞里踏碎了脑袋。

    “看见没有,这个小媳妇就是你的嫂夫人。以后俺要是不在家你就去诊所里找她哈,可不兴继续瞎跑了听见没有?黑灯瞎火的万一遇到野牲口把你啃了就完蛋了!”

    懒龙跟黑子经常这么说话。黑子不但能听懂这些话,并且还能记住这些话,这头牲口真的灵异。

    两口人一头驴,在公路上有说有笑地散着步。他们从村子东头拐个弯,又朝村里走去。村子里的人都睡觉了,大街上有几只野狗聚在一起狂吠。

    黑子突突地打着喷嚏,那些野狗都见识过它的能耐,谁都不敢跟它作对。于是一股旋风似得,野狗群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不早了,俺送你回家吧!”懒龙关心地说。

    “俺不回家,俺要跟你一起住!”田丫不想回家,停在懒龙家门口不肯离开。

    “还是回去吧,以后俺俩在一起的时间有的是。这才第一天,你总不能让爹娘替你担心吧?”

    懒龙笑嘻嘻地把她拉住,一边哄劝一边朝着村长家里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