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526章 上门勒索
    “报警就报警,劳资焉能怕你不成?你这小店无证无照,说白了就是一家黑店!”王德得理不饶人,擒着刘滴滴的袄领子不肯放松。

    他的话本是吓唬人的,然而聪明伶俐的刘滴滴听来却是冒出一身的冷汗。他说的不错,虽然老头是被苹果噎死的与她没啥太大关系,但是如果深究起来,她的小店肯定会被官方查封!

    刘滴滴吓得小脸蜡黄,嚣张气焰瞬间熄灭。她蔫蔫地看着对方,泪珠瞬间挤出几滴。

    “大哥你放开俺吧,要不然俺给你一千块钱,算是老人家的丧葬费行不行?”刘滴滴头一次跟人妥协,面子上虽然很是挂不住,但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儿,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王德一听这话心头比较舒服些。他把刘滴滴扔到一边,便是带人划拉东西。

    小店库存本就不大,香表纸张什么的更是没有多少。几个村民稀里哗啦一阵翻腾,挑拣好东西装了一三轮。这帮人如同土匪下山一般,把个小店洗劫了一遍。

    刘滴滴躲在角落里敢怒不敢言,眼睁睁看着人家把车子开走。然而两个村民并没离开,看样子还想再划拉一车。

    “大哥你们有完没完啦?俺家也是小本经营,你们就忍心让俺破产吗?”实在忍无可忍之下,刘滴滴只好朝着王德哀求道。

    “不好意思了妹子,俺爹是被你家苹果噎死的,劳资必须用你家的东西祭奠他老人家。”王德一脸的铁青,毫不客气地往外搬运货物。

    就在此时一个孝急匆匆地跑进来:“二大二大不好了,咱家没有被子褥子,俺爷爷到那边铺啥盖啥呀?”

    孝的话提醒了王德。他滋喽嘬了一口凉风,抬头就去货架寻找。

    “别找了大哥,俺家根本不卖铺盖,切!”这次刘滴滴心中淡定,心想幸亏老娘没进铺盖,要不然肯定被他抢了去。

    王德在店里翻腾了半天,真的没见有啥行李。他阴着老脸走过来:“俺爹是被你害死的,你丫必须给套行李。要不然,要不然俺就掐死你!”

    王德伸手去掐刘滴滴,那个孝闪身进屋。他的小体格在那犄角旮旯里晃悠几圈,搜罗了一堆零食后,又把目光瞥向卧室。

    “二大二大,她家床上有铺盖呢,还是花红柳绿的新鲜货!”孝目光犀利,从那缝隙中就看到一角棉被露在外面。

    王德精神一阵,推开刘滴滴就往屋里闯入。

    扑棱,他掀开被子,一股香味扑鼻而来。王德心头欢喜,心想俺老爹真是有福之人,穷困潦倒了一辈子,临了临了还混到一套大花被。

    正打算卷走铺盖为老爹送葬,猛然间他的胳膊被人耗住。王德吓得一激灵,还以为遇到什么诡异的存在。

    就在他慌乱不堪之时,一个声音突然传来:“混蛋儿子你听着,为父根本没死呀……”

    听到这个王德又惊又喜,他呜嗷一声转身就走,顺手也把那个孝拎了出去。

    王家人一溜烟的不见踪影,超市内瞬间恢复以往的平静。懒龙笑嘻嘻地拱出屋子,很是小心地就把刘滴滴抱在怀里。

    “别怕别怕哈,有俺在王德不会把你怎么样的。麻溜的梳妆打扮一下,俺带你过去给他吊唁以尽邻里之谊。”

    懒龙不亏是个男子汉,刘滴滴偎在他的怀里安全感瞬间陡增。她小脸通红气喘吁吁,急促呼吸了十多分钟才稍有淡定一些。

    天逐渐的亮了起来,山峰顶端出现一团火红的云霞。懒龙拉着刘滴滴,俩人拐绕了几个胡同,挑拣着无人之处来到王德家门口。

    农村人家每逢红白喜事都有邻居帮忙,此时的王德家已经热闹非凡。院子里有人扛杆子刨土坑搭建灵棚,也有不少的妇女头顶白布跪在棺材前啼哭。

    懒龙和刘滴滴汇入人群中,刘滴滴人美身份显赫,立刻就被许多王家人给团团围住。“刘家小妮子来啦,让她跪下给咱爹磕响头!”

    有人趁机起哄,处于悲痛之中的王家人全都响应。几个健妇冲上去撕扯刘滴滴,修身的小夹克几下过后就给拽成抹布。

    刘滴滴气的小脸蜡黄,颤抖着身躯就往懒龙身边挣扎。

    懒龙推开众人,及时把刘滴滴护在自己身后。“懒龙你小子滚远些,这里没你啥事儿!”一个汉子啸叫。

    懒龙朝他瞥了一眼,突然一个大嘴巴呼过去,那人原地转了几圈,扑腾就把一个健妇砸躺。

    “哎吆我去打人啦,这比是谁呀这么牛逼狼烟,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几个王家的远方亲戚被这场面刺激到,全都捋胳膊挽袖子冲了上来。

    懒龙目光冰冷,左右开弓闷头就打。一口气干躺了十数人,王家几个主要干将全都躺在地上挣扎。其余一些妇孺老幼不敢上场,躲在远处叫哭连天。

    懒龙把王德拎过来,直接把燃着的都宝塞到他的嘴中。“你特么的堂堂正正的男子汉活不起了吗?你爹是被噎死的,又不是人家毒死的,你们凭啥欺人太甚上门勒索?”

    在懒龙面前,王德和大皮蛋等人那就是野狼遇到老虎一样的存在。他哆哆嗦嗦地瞪着懒龙,一双眸孔布满了血丝。

    “草泥马懒龙你给劳资滚开,刘滴滴又不是你老婆,你丫凭啥袒护她?呜呜呜俺的活爹呀,你丫死的着实可怜啊!”

    连哭带吼情绪激动,懒龙气的腮肌抽抽,嘭然一脚踹出去,王德的身体如同一片落叶,凌空翻转着跌落地上。

    王家人都知道懒龙牲口八道啥事儿都敢祚故,加之人家说的在理,老人家的去世与刘家没啥关系。王德做的太过分,就连本家几个稍通情理的人都在暗自抱怨。

    “模范营子老王家户门不小吧?据我所知差不多能有上百人了。可是你们如此庞大的一个家族,难道真的没有一个明白事理的吗?这事儿你家做的过分,丢人现眼辱没祖宗。今日个你们必须给刘滴滴赔礼道歉!否则的话……”

    懒龙抬头看去,但见几个大汉正在摆弄一口棺材。他嘴唇斜挑,一抹冷笑窜上腮角。

    懒龙跨步过去拎起王德,随即就把那棺材的盖子嘭然掀开。

    “啊啊大懒龙你别胡整,俺服你了还不行吗?”王德意识到什么似得,急忙向他求饶。

    然而懒龙想做的事情神仙老子都休想拦住。只听噗通一声巨响,王德的身体立刻不见。

    “轰……哗……”人群旋即炸了营,王家人全都涌了上来。要知道王家老爷子刚刚入殓,躺在棺材里还不到一刻钟。现在王德又被懒龙给扔了进去,爷俩个共用一口棺材,只把众人惊的统统跪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