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529章 捡蘑菇
    “这些美味乃是俺老婆特意为你们烹制的。大家都不要心存感激,麻溜的吃掉,以后遇到啥好吃的俺还会想到你们。”

    看着他们愁眉苦脸地往下吞咽东西,懒龙乐的急忙闪人。他回到田家餐厅,田丫洗脸正好回来。

    “呀?鸡蛋呢?”

    “统统被俺独吞了呗!这么美味的东西俺还是第一次吃到,所以一点都没给你剩!”懒龙表现的非常高兴,又擦嘴巴又剔牙缝。

    田丫内心得到安慰,立刻便是心情舒畅。不多时小保姆也把两个炒菜端上桌,三个人围在一起边吃边聊。

    “哎呀今天的菜系真是丰盛,要不咱们喝一点?”懒龙笑嘻嘻地看着小保姆。

    “怕你呀?有种你去拿酒吧!反正俺有一斤的海量!”小保姆一脸得意,旁若无人地吹嘘道。

    懒龙朝她挤挤眼睛,转身就去超市拿酒。不多时懒龙拎着一瓶饮料两瓶白酒,晃晃悠悠地走了回来。

    他把饮料递给田丫,而后又把一瓶白酒推到小保姆面前。

    “今天真的巧了,你有一瓶的海量,刚好俺也有一瓶的海量。干脆咱俩每人一瓶,大家来个一醉方休如何?”

    “好懊啊,俺同意!”田丫举着饮料瓶,非常兴奋地喊到。

    “你同意管个屁用,喝饮料的小朋友没有发言权!那啥不是俺怕你,而是今天不是时候。如果不是还有一堆衣服等着洗,姐绝对把你灌倒在桌子底下去!”

    小保姆细嚼慢咽地品着炒菜,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不如这样吧,咱俩每人吹一瓶,谁先趴下谁洗衣服,你说这样行不行?”

    “行!这话可是你说的哈!来来来,上酒!”

    俩人丢开田丫凑在一起,各自打开自己的酒瓶。一股浓浓的酒气扑鼻而来,田丫给呛得直咳嗽。

    小保姆调匀了气息,咕咚咕咚扬脖就喝。懒龙见她真的生猛,心头不由一阵窃喜。趁着小保姆专心致志喝酒的空挡,懒龙偷偷把那酒瓶往掌心里倒了好几次。

    一瓶白酒转眼不见,而小保姆那瓶居然还剩一多半。

    “嘶?”小保姆满脸通红,气喘吁吁地看着他。“看不出来啊臭小子,你丫果然有些神通。不过俺跟你比的不是速度,而是承受力。”

    小保姆吃了几口菜,又把田丫的饮料夺过来吹了几口。待她再次调匀气息后,咕咚咕咚又是一通猛灌。

    这人的酒量的确不错,转眼功夫一瓶白酒也被喝的干净。

    “哎呀妈呀,小姐姐你的酒量不弱啊?看你这副宠辱不惊的吊毛样子,八成是再有半斤也没大碍吧?”懒龙一脸的惊异,变戏法一样又从怀里摸出两瓶白酒来。

    “卧槽,你……你到底想干嘛?”小保姆见他安然无恙还想再喝,立刻有些头重脚轻。

    “你是不是认输啦?如果真的认输的话,那俺就不跟你比试啦!”懒龙把酒瓶放到桌上,拿起筷子就去吃菜。

    “龙你丫别喝了,下午俺想跟你上山采蘑菇!要是喝多了从山上滚下来,你让俺后半辈子跟谁过啊?”田丫光是想着自己的事儿的,于是就口无遮拦地说道。

    “我呸呸呸,你这孩子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咱家懒龙活蹦乱跳长命百岁,就是寿星死了他都不会死,嘿嘿嘿!”小保姆情绪高昂,这时候态度也比原先超好了许多。

    懒龙见她向着自己说话,心头不由一阵激动。小保姆一脸神仙模样,直起身子想去厕所,哪知道一不留神没站稳,扑通一声栽倒在桌子底下。

    这下田丫高兴的大喊大叫:“你输了你输了哈哈哈!”

    小保姆被懒龙从桌子底下掏出来,而后扛到她的房间。这个房间不算大,却被收拾的非常温馨。一张大床摆在中央,旁边还有电脑桌和穿衣镜。一个橱柜四四方方立在墙角位置,里边满满都是漂亮的衣裳。

    懒龙把她稳稳当当放在床上,趁她昏睡不醒之际,偷偷在那粉红色的腮角亲了下。

    “嘻嘻,这点酒量还想跟俺叫板,你丫简直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他嘟嘟囔囔地往外走,正好看到田丫收拾餐具。

    “老婆你歇着吧,以后咱家的家务活不用你干,所有一切俺都包了。”懒龙笑嘻嘻地把她抱住,在那房间里边转来转去。

    收拾完家务后,懒龙牵着田丫的小手,俩人高高兴兴上山采蘑菇。俩人沿着门前小路往南山方向走,趟过一条杏套,又穿过一片树林子,前面就来在了南山脚下。

    这座南山并不高大,山上生长着一些低矮灌木。因为普通,比较适合妇女儿童游玩,而懒龙却是不怎么光顾这里。

    趟河的时候懒龙背着田丫,过了河再把她放下来。在懒龙面前田丫如同小鸟一般,叽叽喳喳有说有笑,看起来开心极了。

    俩人不多时候就来在山脚下。这时候草地上已经出现了蘑菇,一小片一小片的零星不断。田丫挎着篮子,懒龙在他旁边呵护着,俩人挑拣一些大个的蘑菇往篮子里装。

    连跑带颠捡了大半筐,不知不觉已经来在半山腰。这座小山距离水泥厂比较近,经常会有那里的工人过来游玩。

    今天也不例外,远处小路上,竟然传来一阵嘀嘀咕咕的说话声。

    “哎呀妈呀,那是啥呀?”一个女人惊慌道。

    “哦哦,那不是一个獾子吗?你家是不是城里的,怎么连獾子都不认识?”

    “嗯嗯,俺家在省城住!”那个女的声音很是清脆,与这天然环境融合一起如同鸟语莺啼一般悦耳。

    “俺的黄天啊,你家住在省城,那你干啥要跑到俺们这山旮旯里来呢?你丫脑袋不会是着蛆了吧?哈哈哈……”男工大笑,女工手拿树杈追着他抽打。俩人正在奔跑时,突然听到轰隆一声,那个地方竟然塌方。女工惊叫一声抓住一棵小树,而那个男工,却坠入一个巨大的深渊中。

    “啊?救命啊,快来人啊?有人掉进无底洞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