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531章 灵异电话
    “老弟你不知道,俺住的宿舍条件不好,又潮湿又透风,好多人都得关节病了。没办法,为了不落毛病,俺只好大夏天的穿这个……”

    穆香君小脸通红,边说边是一脸的无奈。懒龙知道她是离家出走的叛逆女孩,骨子里倔强而任性,便是笑嘻嘻地凑过去。

    “原来是这样啊?那啥要不这样吧,俺家这铺小炕每天都闲着,你要是不嫌弃的话,以后可以来这里住。俺的手艺挺不错的,你想吃啥俺就给你做点啥!你看这样好是不好?”

    一听这话穆香君立刻欢喜:“那赶情太好了。你这小屋既温馨又舒服,俺呆在这里真不想走了。不过咱们可是说好了,俺住你的房子不能白住,必须交房租才行。那啥俺每月给你五百块房费,你看能行吗?”

    “交房租就不必了,你是田氏矿业的总经理,哪能让你交房租呢。俺的房子平时总是闲着,你住进来俺就不用找人看门了。就这样说定了哈,你先躺着吧,俺这就去公司宿舍帮你搬行李。”

    说完懒龙起身就走。穆香君见状觉得不好意思麻烦人家,只好也跟着下了地。

    懒龙借了刘滴滴的皮卡车,穆香君坐在副驾驶上,小破车开的风驰电掣,不多时就来到了田氏矿业员工宿舍院内。

    “君姐你这地方真是太寂静啊,人都去哪啦怎么没有动静呢?”走廊里静悄悄的,仿佛进入了无人世界。懒龙觉得不对劲,便是好奇地问了一句。

    “公司里根本没有几个女工,所以这一栋宿舍只有俺一个人住着。每天夜里黑咕隆咚非常吓人。不过俺住习惯了,也就不太在乎了,呵呵呵。”

    俩人进了一个房间,但觉一股潮湿的空气扑面而来。懒龙缩脖打了个喷嚏。穆香君的板床上板板正正放着一套花布行李,上面还散发着不少的香水味。

    穆香君打开电灯,屋里立刻光明起来。“坐会吧老弟,时间还早呢,俺给你泡壶茶喝!”穆香君拿起暖壶要出去打水,懒龙急忙把她拉住。

    “算了吧姐,这地方黑灯瞎火怪瘆人的,咱们还是尽快搬走吧!”说着懒龙就张罗着搬行李。谁知道就在此时突然停电了,屋子里边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等了半天都没来电,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懒龙摸黑往穆香君那边靠,正好穆香君也在伸手向他那边摸索。俩人扑棱撞在一起。

    “啊?这天太黑了,俺有点害怕!”穆香君紧张地说道。

    “不怕不怕哈,俺在这陪你呢。”穆香君被他拥住。懒龙呼吸急促,鼻息喷的她发梢乱抖。

    不知为什么,自从接触的一刹那,俩人便是如胶似漆地粘到一起。一股久违了的亲切感油然升起,他们把彼此搂抱的很紧。

    就在这时候突然来电,穆香君慌神儿地挣脱了他。她气喘吁吁,小脸竟是变得通红。

    俩人着急地收拾着东西。十多分钟后,一大卷行李,外加一只手提箱被搬到车上。穆香君重新坐到副驾驶上,懒龙发动车子。

    车子出了员工宿舍区就沿着那条土路往村里疾驰。这条路懒龙没少走,所以说闭着眼睛也能摸索回去。走着走着,懒龙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嗯哼?”他刹住车子,呱唧一声敞开车门。

    “咋啦?”穆香君不知道发生了啥事儿,一脸奇怪地瞥着外面。

    “你难道没发觉有啥异常现象吗?”

    “没有啊?到底怎么了?”穆香君神色紧张,不由得就把胳膊抱紧了胸口。

    “模范营子呢?模范营子为啥不见啦?”懒龙看着远处那片深邃而漆黑的荒地,立马感到一阵心惊。

    穆香君硬着头皮下了车,她的脚下乱石成堆,高跟鞋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而在她的印象中,这里应该有条通往村里的水泥路来着。水泥路现在不见了,整个村庄也不见了。

    “妈呀,俺们不会是走错路了吧?”一阵阴风吹来,穆香君激灵打个冷战。她急忙转身上车,伸手就把懒龙的胳膊拉住。

    懒龙朝她笑笑:“小时候听说过灵异事件吗?估计我们现在就遇到了!不过不要怕哈,有俺在,任何东西都不能把你咋样!”说罢懒龙故作放松之态,伸着懒腰跳下车,随即又把穆香君抱了下来。

    俩人手拉着手,摸黑朝着远处走了一段路。

    “快看嘛,那里有块大石头耶?”穆香君把手电筒打开,隐隐约约在前方五六米的位置上,竟然矗立着一块巨大的石碑。

    石碑上边还有文字,以及一个人的电话号码。

    “龙,模范营子被人搬走啦?这怎么可能呢?”看到上边的文字后,穆香君更是紧张的不行。她紧紧地挽着懒龙的胳膊,仿佛稍不留神,他就会从自己的身边消失一样。

    懒龙仔细研究着那块石碑,发现上面还提到了小龙城。

    “你听说过小龙城吗?”

    “听说过听说过,那是一个美丽而富裕的城市,在俺梦里出现过!”提到这个地方,穆香君眸光跳跃,很是兴奋地回答道。

    听了这话懒龙暗自吃了一惊。因为,他的梦中偶尔也会梦见这个名字!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城市他没见过,但是在梦中,那的确是个非常繁华的所在……

    懒龙觉得这个女人有些奇怪,不由自主的又往她脸上看了几眼。“咦,君姐,你干嘛哭了?谁欺负你啦?”

    “啊?没有啊没有啊?俺这是被风吹的呵呵呵!”穆香君急忙抹了抹眼角,随之把他搂的更近。

    俩人找不到回村的路,蹲在石碑底下等了好一阵子。穆香君摆弄着手机,有一搭无一搭地就往石碑上的电话号码打过去。

    信号不太畅通,但总算还能拨过去。就在此时懒龙的手机也响了。

    “叮铃铃,叮铃铃……”这种古老的铃音传出来,吓得俩人全都一激灵。

    “咦?君姐你是不是打错啦?干嘛打到俺这里来啦?”懒龙见到来电显示上写着君姐的名字,立刻便是呲牙一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