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543章 瓜果梨桃
    懒龙本想到超市里兜一圈,跟刘滴滴或者王丛贤打个招呼啥的。最起码也要瞧瞧那老不死的领口到底系没系扣子。

    “龙,最近发财啦不搭理嫂子了是不是?”香豆嫂目光撩人,仰着脖颈问道。

    “香嫂又在乱说话了。俺是你的亲密伙伴,哪敢不理你呢。好几天没见你了,小日子过得挺舒坦吧?”懒龙本想拉拉她的小手跟她近便一下,又见屋里屋外都是人,只好咽口唾沫打消那个念头。

    “舒坦个毛线啊?你哥这一走又是大半年了,俺这一个人拉扯着两个犊子,又当爹又当妈真是烦死了!”香豆嫂很是无奈地叹口气,而后又把目光落在懒龙那标准的国字脸上。

    “也是哈,嫂子你太辛苦了。那啥,要是家里有啥困难的话尽管吱声,兄弟最近傍上了田家大小姐,手里边略微的宽松一些。要是用个万八千的还能给你对付上。”

    “呵呵谢谢你了龙弟。你还别说嫂子最近真的有件事情想要麻烦你。要不你跟俺回家坐坐?”香豆嫂神色复杂,有些紧张地朝着屋里瞥了眼。

    “啥事啊香嫂?有话你就在这说吧,俺的兜里不断钱,用多少直说就是。”懒龙真以为她的经济状况出了问题,便是毫不犹豫地从那裤兜里抻出一沓钞票来。

    “去你的,俺找你不是钱的事儿!要帮忙就跟俺来,不帮绝不勉强。”说罢香豆嫂扭摆着略显肥硕的小底盘,擦擦擦地离开超市。

    懒龙盯着她的背影好一阵子琢磨,心里说这个小娘们今日个干啥怪怪的呢?难不成是想求劳资帮她疏松筋骨不成。

    这个念头一闪即逝,懒龙笑嘻嘻地跟了上去。俗话说的好,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这几年他的日子不好过,如果没有香豆嫂旁敲侧击地照顾着,哪能茁壮成长到今天这种伟岸体魄?

    所以说只要是香豆嫂有事儿求他,无论是上刀山下油锅他都必须给人家处理。懒龙悄默声地在后头跟着,走到无人的地方,香豆嫂放慢了脚步。

    “龙,俺最近想你哥了,那死鬼正月十六出去打工,直到现在也没回来过!唉……可惜俺这年轻貌美的小身子骨,每天独守空房快寂寞成精神布者了。”

    说这话香豆嫂就把小手探至懒龙抄着裤兜的胳膊里。

    “原来是这事啊?你丫咋不早说呢?俺前几天才从省城里回来。早知道这样俺把那小瓦匠给你接回来不就得了吗?”

    出于邻里之间的尊重,懒龙没敢跟人家动手动脚。俩人并排那么走着,身体挨得很近,彼此间都能听到对方的心跳。毕竟是傍晚,农村的街里又没有路灯,孤男寡女的拉拉手亲个嘴啥的,不会引起别人注意。

    “好吧嫂子,这事儿俺给你记着点。一会儿呢,你把你家小瓦匠的地址发给俺,省城那地方俺常去,指不定哪天就把他给你接回来了。”

    懒龙朝她呲牙一乐。天有点黑,呲牙也看不到牙,瞪眼也看不到眼,俩人说话全靠感觉。

    “俺不是那个意思。他今年干活的地方很赚钱,每天能拿两三百,而且老板财大气粗不踏工人一分钱工资,这样的好活哪能请假呢?他回来一次少说也得住七八天吧?来来回回连路费带误工的,那要损失好几千呢!”

    香豆嫂说话很快,流利的地方语言如同流水一样把那事情的中心思想表达的清清楚楚。

    “哦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的意思,是想亲自去探班?”

    懒龙知道她想的并不是老公,而是男人。

    “俺不去,俺舍不得那个路费!”说道这里她有些羞涩,声音竟比原先小了许多。

    “那你到底什么意思?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都快把俺给绕蒙了!”说着话俩人来在香豆嫂家门口。她家院里亮着灯,屋里传来孩子的喊叫以及电视的噪音。

    香豆嫂拉住懒龙,朝着旁边一个漆黑的院落瞥了眼。那是懒龙的老宅,跟村部换了屋后地,现在这里归村里所有。里边一直空着没人住。

    “陪嫂子去你的老房子里唠唠嗑行不?”香豆嫂悄声道。

    “……”

    推开那扇沉重的大门,香豆嫂拉着懒龙就往院子里走。一个多月没人光顾,这处老院套显得有点阴森恐怖。两个人对这里都很熟悉,来在院子中间,懒龙也就停住了脚步。

    “走呀,进屋里坐会儿。”香豆嫂说。

    “屋里黑咕隆咚的有啥坐头?还不如在院子里舒心呢!”懒龙不想进屋,因为那屋里早就收拾的啥都不剩,就连一张垫屁股的纸壳都找不到。

    “哎呀走吧走吧,俺在屋里给你预备了铺盖!”

    “啥?你……你到底啥意思?”

    连推带拽不容分说,懒龙被人家糊弄到屋子里。呲喽,香豆嫂划燃了火柴棍,把那一截拇指长的蜡烛点亮。

    “嘻嘻,今晚陪嫂子过个洞房花烛夜咋样?今天是俺生日……”香豆嫂突然除去了上衣,把那一双藕段似得小胳膊全都暴露在懒龙面前。

    小炕被人打扫的干干净净,上面还垫着一床比较干净的农家大褥子。地上的垃圾也给人清理的差不多,空气清新环境优雅,竟跟原先没啥区别。

    “嫂子,嘻嘻嘻……你丫不是开玩笑吧?兄弟我这方面可是很厉害,就你这小体格,俺怕你丫呛不住劲!”

    懒龙被她吓得一跳,边说边是想要逃窜。要知道这个女人对自己绝对有恩,上了人家那可就是伤天害理啊!

    “不许跑,今天你要不答应,俺……俺就死给你瞧瞧!”香豆嫂一脸的淡定,看得出这事儿已然被她预谋已久了。她的手中握有一把小剪子,蜡烛的光芒摇椅晃,剪子磨得锋快锐利!

    “卧槽尼玛,你这娘们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咱们姐俩老邻旧居的住着可不带这么玩的哈,你丫赶快清醒清醒。”

    懒龙变戏法似得就从怀里摸出一袋子瓜果梨桃,哗啦一下扔到炕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