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605章 花花肠子
    第二天早上,村子里发生了一件大事儿,被懒小龙放走的那条蛟龙竟然死在了刘滴滴超市门前。那条龙的双角被人打断,全身鳞甲也被剥的一片不剩。还有它的心和胆,也不知被哪个残忍的家伙给吞吃掉。

    死龙躺在村子里一整天,除了留下一具血淋淋的躯壳外,值钱的器官全都不见。

    这种东西膻腥味太重,放的时间长了村民们根本受不了。于是田大胖子就调来吊车和半挂车,把那十多米长的古生物给运到省城做成了标本。

    究竟是什么人这么厉害,能把一条活生生的蛟龙给弄死呢?村民们众说纷纭,有的说是这条蛟龙作恶多端已经触犯了天条戒律,是被上天给处死的。

    也有人非常排斥这种迷信说法,说是这条蛟龙是遇到天敌攻击活活给战死的。究竟蛟龙的天敌到底是什么生物谁也说不清楚……

    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几天后也就没人再去过问。

    懒小龙一直跟着妈妈去上班,他的身体长得越来越壮实。转眼间春节到来,掐指一算他已经四个月大了。

    春节期间田丫单位放假,她便有了充足的时间照顾孩子。这个小孩跟普通孩子不一样,四个月长高了半尺多,并且满跑满颠虎头虎脑,牙齿长得比成年人的还要齐全,同龄的孩子根本没法跟他相比。

    更加令人高兴的是,现在的懒小龙已经可以说些简单的语言。比如说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之类的称呼词,或者是吃饭睡觉等等一系列的日常用语。

    在仙雪的引导下,毫无育儿经验的田丫竟然把懒小龙抚养的有模有样。全村的妇女们见了这孩子全都夸奖她会当妈。田丫自己也觉得很是自豪。

    大年三十这天懒家大院非常热闹,懒龙把龙掌峰上各种各样的野味全都带回来不少。人们围坐在一张大圆桌旁喝酒吃肉,喜庆气氛极其浓郁。

    这天人们全都没少喝,懒龙和田大胖子俩人喝的最多,几乎就是酩酊大醉。

    过年嘛,心情好日子过得舒心喝点小酒也没啥,即使是喝大了也是可以理解的。关键是有好多人都被美食撑坏了肠胃。

    懒家大院屋后的那块空地非常大,环境也是非常的优美。虽然是冬天,那里的竹林依旧清脆,松柏依旧茂盛。而土地上一丛丛的羊胡子草,又是如同漂浮不定的艺术品令的这里如在画卷。

    三个孩子平常素日总是喜欢在那里玩耍。藏猫猫啊,过家家呀,总之小孩子在一起想玩的游戏很多。

    可是过年这几天懒小龙却不怎么高兴,因为家里人太多了,厕所不够用,有些人就偷偷摸摸到他们过家家的地方大小便。

    懒小龙虽然人小但他跟妈妈学会了爱干净,衣服脏了不用大人招呼自己就能主动脱下来丢进洗衣机。现在有人把他们的环境给破坏了,这个小子气的每天呜嗷呜嗷愤怒不止。可是他说话还不太完整,大人们根本听不透他表达的意思。于是他虽然气的不行,还是没人帮他解决这个问题。

    就这样一连过了两三天,等到大年三十这天他终于忍无可忍了。

    他眼珠一转,突然之间便是诡异的一笑。这个笑容非常的猥琐,却又让人琢磨不透。

    吃了饭不久,懒小龙偷了爸爸的匕首来到竹林里。他的眼珠叽里咕噜在那搜索几圈后,刷的一刀劈下去,一截竹子就被利刃斩为两段。

    他笑嘻嘻地把那竹子带到无人处,而后又一刀一刀的劈为若干根细长的烤串棍。

    他把那些竹子棍分别插到很多地方,或草堆后边,或竹林旁边,总之越是隐蔽之处安放的越多。

    十来分钟后他把事情做完,看看没人注意自己,他便鬼鬼祟祟地闪身回屋,呲溜钻进老爸的被窝里躲起来。

    不知不觉他就睡着了。

    就在这个时候,小保姆肚子疼的难受,想去厕所方便却被净休给霸占着。她急得没招儿,只好捂着肚子急匆匆往屋后跑。

    她把周围环境侦查了一遍,发觉这里很是幽静,的确是个比较舒服的排泄场所。于是她就顾不得太多,解了腰带就往下蹲!

    “啊哦……”屁股一阵火辣辣的疼,伸手摸到一根竹棍刺在上面。她气的大骂,强忍疼痛打算换个地方继续努力。

    可是也不知道怎么搞得,她又蹲到一根竹棍的上面。

    “啊呀……疼死俺啦呜呜……这里怎么会有竹棍?”小保姆连中两针这才醒悟过来,原来是有人故意谋害她。

    “是谁这么缺德呀?卧槽……这不是超级大变态吗?”她捂着屁股跑回自己的卧室,而后就找张巧诉苦。

    “巧,俺被人伤到了,呜呜!”

    “大过年的哭唧唧的多不吉利啊?到底伤到哪了呀?你丫一会儿再说吧,俺今日个吃坏了肚子需要处理一下……”

    张巧顾不上听她讲故事,拽了手纸就朝屋后跑去。

    她也给自己选了一块风水宝地,刚一下蹲就觉得有人给自己扎了一针,疼的她呜嗷一声就蹦起来。“哎吆我去……怎么回事儿啊?”她惊叫着回头看,却见一根带血的竹签竖在地上。

    并且,那竹签并不只有一根,而是密密麻麻还有许多。

    张巧气的脸色铁青,捂着后头就回去告状。

    “不好了夫人,呜呜呜……”张巧痛哭道。

    “咋的啦这是?”田丫见得张巧痛哭流涕,急忙走过去问明情况。

    “有人使坏。在屋后空地插了许多竹签子,呜呜,俺的屁股被刺坏了……”

    “还有俺呢丫丫,呜呜,俺好倒霉竟然被扎了两针……”小保姆也哭唧唧地诉苦。

    听了她们的话田丫很是生气。这种事情太缺火了,这个人要是不查出来说不定以后还会有人挨扎。

    田丫仔细一琢磨,心想这种事情百分百不会是大人干的,嫌疑人应该是这三个小男孩中的其中一个。

    而她的宝贝儿子年纪尚幼,不可能具备这种花花肠子。并且这小家伙吃过午饭就被爸爸搂着睡觉了,所以说他的嫌疑可以排除。

    那么剩下的两个就是净休和净由了。这俩兄弟整天同吃同睡形影不离,说不定这事儿就是俩人同谋。

    想到这田丫找了一把笤帚疙瘩,悄默声地来到小和尚房门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