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说是就是吗?为何新兵营里其他人的不知道,就你知道?小兵,想要出人头地的想法本监军可以理解,但是如此愚蠢的做法,本监军可是很不赞同的,念你初犯……”

    木槿在这个自称监军的人眼中看到了一丝快意,所以到嘴边的话木槿直接打了一个弯,强制的打断了对方的话,“敢问这位监军姓什么?”

    木槿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吴海一愣,愣神过后,眸中闪现的事一抹阴狠,“怎么,小兵这是怀疑本监军?”

    “监军,令郎好像也是个千户,怎么本副将没有看见他?”

    白泽的开口将吴海的火力吸引了过去也将木槿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白副将是何意?莫不是是在怀疑本监军包庇不成?”

    此刻的吴海就像一只被踩着尾巴的猫一般。相比于吴海的炸毛,木槿可谓是身心舒畅,一是因为白泽开口太及时,话语内容太给力,二呢,呵呵,虽然白泽的声音不及墨翎,但是也很好听,特别是那张脸也很好看,只不过谦谦君子的模样却生在这满是血腥的战场,怎么看都有些不协和啊!

    “本副将就事论事而已,不管这小兵说的对与不对总要证实一下,若是小兵戏言,便是罚也要让他心服口服,若是小兵说的是实话,我等岂能让犯错之人逍遥法外,一个错误的引领就使得新兵丧命三十余人,伤重二百余人,若此事不查个水落石出,以后我等还怎么服众,还怎么领兵打仗?”白泽说话的语气听着像是在聊天,但却句句踩在点上,压得吴海不要说反驳连喘气都很辛苦。

    “其实还有好几个证人。”在白泽的一番话将吴海挤兑得面色发青的时候,木槿掐着时候又痛踩了一脚。没办法,谁叫她是个声控,既然已经为此将人得罪了,也不妨多得罪两下。

    “说。”这个言简意赅的字是墨翎说的。

    “五营的王百户,走在路上遇到的,二营的沈千户,战场上碰头的,就是不知道这些人愿不愿意作证了?当然,也可以将那个吴千户拎出来,我们新兵营这么多人,总有那么些个像我这般眼亮不要命的。都是来参军的兄弟,我们总不能看着那些兄弟白死,若不是命好,我们的命也早就交代在战场上了,此刻能仗言几句也算是给了死去的兄弟们一个交代,也算是让这条苟活的命有了个价值。”

    木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抬眸有些幽怨的看了墨翎一眼,为了能每天听到这个声音,她这也算是豁出去了,这得罪的人可不少了,若是这家伙不满足她的要求,那她可就亏大了。

    “是个姓吴的千户,我听到了。”在木槿话语落下后的片刻,新兵营里突然有人举手高喊了一声。

    “我也听到了。”一人话落又有一人应声。

    “我……”

    “我……”

    人群里接二连三的有人应声。

    当此起彼伏的声音落下之际,墨翎对着身后的副将刘达道:“刘达,不管吴庸在哪,将人提到校场之上,军棍一百。”

    “墨翎。”听到墨翎的命令,吴海一个没忍住大声叫了出来。

    “怎么,吴监军想包庇?”墨翎特意在吴这个字上加重了音。

    “不敢。”吴海几乎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两个字。

    “那吴监军是何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