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坐在地上,木槿摸出了衣服内侧扎着的几根绣花针,这是离家前放在身上已被不时之需的,毕竟这身子骨虽然是农家女孩,经常干农活不娇气,但真要是遇上什么麻烦可就不顶用了,没有银针,木槿就摸了几根绣花针代替了。只是没想到第一次派上用场是给自己疏脉活血。

    隔着衣裤,木槿给自己的腿飞快地扎了几针,待腿脚舒缓了,才将绣花针收了回来,不过没立刻起身,而是估摸着有了半柱香的时间,这才从地上站起来向营帐外走去。

    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墨翎也不回头看,直接抬脚就走,木槿也不语就那么跟着墨翎。

    每走到一个营帐墨翎就会开口为木槿解说一下,比如这是三营啊,这是五营,这是兵器库什么的。

    听着那一声声解说,尽管只有三两句,但木槿已然很是陶醉,当然,若半路不杀出个程咬金,木槿会更加的陶醉。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白日里恨上木槿的白泽,只见他此刻怀中抱着两团衣衫,“翎,你领着这小兵瞎晃悠什么呢,该去沐浴了,我没瞧着你,便连你衣裳一起抱出来了。”

    被打断了听天籁之音的福利,木槿表示很不高兴,所以直接臭着一张脸看向白泽,“将军再为我解说兵营布局呢。”

    “哦?”白泽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随即嬉笑道:“明儿个再说也是一样,我衣裳都抱来了,翎,去沐浴吧。”

    这带着点撒娇的意味让墨翎与木槿木槿同时鸡皮疙瘩一起,墨翎是早就习惯了,连一个眼神都懒得丢给白泽,继续向前走。

    “翎,方向错了。”白泽紧跟了上去。

    “木槿没换洗衣物。”墨翎苍白的解释了一句。

    “木槿?木槿是哪个?”白泽疑惑了一声,随即一拍脑袋,“你的那个亲兵。”说着回头龇牙对着木槿笑了笑,笑得很不怀好意,“原来你叫木槿啊。”那姿态哪里有半分将领的姿态,完完全全是一个纨绔的公子哥形象。

    看着白泽那舔着脸贴上去墨翎那一副爱搭理不搭理的模样,再看那一黑一白两尊完美的身形,木槿默默的YY了一下,恩,断袖什么的,很正常。

    咳,她只是随便想想,毕竟白泽虽然胡闹了点,却没太不正常。当然,木槿的这一想法不过多久便被她自己给推翻了。

    去库房领了两身换洗衣物,木槿在一正一副两位将军的带领下来到了军营东南面的月牙湖边。。

    此刻天色已晚,早已过了将士们沐浴的时间,偌大的湖泊旁除了成片的树木什么也没有,若是胆子小一些,这荒山野岭的指不定还不敢来呢。

    木槿是绝对不会属于这一列的,特别是在两个大男人的陪伴下。

    到了湖泊旁,白泽将干净的衣衫往离河边有些距离的大石头上一丢,然后往岸边走了几步直接开始宽衣解带。

    墨翎也不拖沓的跟着宽衣解带,只不过比起白泽那恨不得一把能脱下全部衣衫的动作,墨翎解衣的动作很是优雅,优雅到木槿不禁看痴了,特别是对方已经解开里衣露出了那肌里分明的后背,不自觉地木槿咽了一口水,尼玛,这露个背就这么完美,还得了。

    就在木槿目不转睛地看着墨翎那越露越多的背之时,突然肩膀被人拽了一把,一转身便撞上了一个袒露的胸膛,“小木槿,怎么就盯着你家将军看,瞧瞧副将我,我的身材也是倍儿棒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