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说着又拉了木槿一下,将趴在他身上的木槿给拉直了身子,并挺了挺袒露的胸膛展示给木槿看,表示他的身材也很好。

    木槿目光之灼热,背对着的墨翎怎么没感觉到,但一想都是男子,他若有什么动作倒显得怪异了,还没待墨翎安耐住心中的思绪,那边就响起了白泽的声音,墨翎回眸一看,正好看见木槿整张脸贴在白泽的胸膛之上,突然间有那么些碍眼。

    还不待他说什么,便见木槿又被拉了起来,且被白泽迫着看他的胸膛。

    木槿被这一拉一撞得头都有些晕乎了,耳边更是响彻着白泽这叨叨的声音,一如白泽所说,他的身材倍儿棒,但木槿就不愿他舒坦,所以直接不假思索的开口道:“白斩鸡。”

    三个字差点没让正在自夸的白泽背过气去,“小木槿,说谁白斩鸡呢,好似你多健壮似的,小毛孩一个,来来来,脱下来跟哥哥比比,到底谁白斩鸡呢。”

    说着就一把将木槿怀中的干净衣衫一扯往一边一扔,然后直接一把就将他的外衣给拉下来了,要不是木槿反应及时捉了一把衣襟,估计这会子不只是外衣,连里衣都被拉下来了。

    虽然才十四的年龄,这身子没什么营养,个子只有一米四五的样子,胸前也才是小荷才露尖尖角,但尼玛好歹是女人啊,这胸前还裹着布呢,这一脱还不露馅。

    直到此时此刻,木槿这脑袋才清明,才发觉自己跟着来沐浴是一件多么不靠谱的事,人都说美色误人,她这是妥妥的声色误人啊!

    “拽着做什么,都是男人,还不能看不成,或者小木槿觉得自己是白斩鸡,不好意思跟哥哥比,没关系的,哥哥不嘲笑你,来,脱。”

    扯了木槿的外衣,白泽又去扯木槿的里衣。

    这怎么了得。

    木槿自知力气不如白泽,索性直接往前用力一撞,然后两个人就那么双双落入了河中,借着白泽这一瞬间的愣神,木槿一个用力挣脱了白泽的桎梏,并双脚弯曲在白泽胸膛上一踹,然后借着力往后一缩,身子向后方窜了过去。

    这情急之下的一窜也不知道撞到了什么,撞得她脑门子都疼,还不待她借力漂浮,只觉脖子后面的衣襟被人一拽,然后整个人被人从水中提了起来。

    “人没水位高,想淹死吗?”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耳侧便响起了这冷冽的声音。

    木槿是不知道自家将军什么时候下了河的,但是这被提起,脚下却不着地,很清晰的知道自家将军这是没说谎话啊。

    奈何她出了水面,连眼睛都还没来得及睁,脖颈处拎着她的手突然松了,她又沉了下去,介于求生本能,她直接伸手攀上了身侧唯一能摸到的实物,然后就那么就着爬了上去,揽上了对方的脖颈。

    木槿只顾着抓住实物往上爬,却没感觉到她的手触到对方身躯的那一刻,对方的僵硬。而这一僵硬就给了她可乘之机。

    浮出了水面,木槿得到了呼吸,咳嗽了两声,还没来得及睁眼说话,就感觉吊着的人要甩开她,她立马双手用力揽住墨翎的脖颈,“将军,好将军,别甩我,我明日给你做好吃的,让我站一会,就站一会,再掉水里我得呛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