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白泽又哇哇了两句,见墨翎不理他,甚觉无趣,便也径自搓洗了起来。

    就这样,一场沐浴在一个又一个的惊心动魄下结束了。

    木槿深怕被突袭,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将自己清洗了一下,然后找了个暗影的大树躲在后面飞速的换下了衣服,全程之中整个心都处于高戒备状态。

    不戒备不行啊,要是被发现了女儿身,不要说亲兵了,连个士兵都做不成了,呜呜呜,都是那声色误人,害她迷糊了一天,现在才想起这要命的事。

    先一会还高兴和将军睡一个屋子静距离接触呢,此刻她突然觉得自己很需要一个单独的空间,然现下要怎么开口。

    带着满脑子的乱意木槿三两下清洗了衣物,在那边白泽大声叫她之时,她才勉强回神抱着洗好的衣物姗姗来迟地跟上他们的脚步。

    “叫你几声都不答应,还以为你淹死了呢。”看着姗姗来迟的木槿,白泽还记着那一声白斩鸡呢,上口就没好话。

    木槿心情很郁闷,所以完全忘了对方是副将她是新兵蛋子的事,直接回嘴,“你淹死了我都淹不死。”说着还送了一个白眼过去。

    “呵……”白泽瞬间乐了,直接腾出一只手揽上了木槿的肩膀,靠着她的耳朵嘲笑道,“不知是谁先前要死要活的抱着他家将军不撒手的,还讨饶了来着,我可听见了。”

    水又不隔声,随意即便木槿讨饶那会白泽还没出水面,但那声音可是听得个真切的。

    被白泽这么一提醒,木槿才想起自己之前的没脸没皮,忍不住抬眸瞄了走在前方的墨翎一眼,见对方没什么反应,心中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随即板着脸用力将揽着她的人一推然后向前窜了几步跟上了墨翎的脚步,并回头对着白泽做了一个鬼脸,“要你管,我赖的是我家将军,又不是你。”

    对着白泽做鬼脸的木槿完全没感受到快她一步的人因为她口中那句软糯的我家将军愣是颤了心神,以至于脚步不自觉地顿了一下,而看着后面做鬼脸的木槿脚步可是没有停,以至于在做完鬼脸回首的瞬间就那么对着墨翎的背撞了上去。

    木槿的第一反应就是,哎呦我的鼻子。

    这一撞让木槿的身子整个人往后反弹了过去,顾着鼻子的人还没来得及稳住身子,只觉得腰间多了一只手,向后的身子又向前一倾,还疼着的鼻子又被一撞,连泪珠都快要撞出来来了。

    晕着脑袋摸着鼻子,木槿本能地抬头看向上方,一双盛着泪珠的眸子怎么看怎么可怜兮兮,“好硬。”顺带还吐槽了一句。

    不知是木槿那双可怜兮兮的眸子点着了墨翎还是那好硬两个字点着了墨翎,墨翎揽着木槿腰间的手如触到烫手山芋一般,猛地一甩,

    除了这一甩换来的还有劈头盖脸的一句训斥,“走路都不会走,回去绕营帐跑一百圈。”

    话落,也不管木槿站不站得稳,直接甩袖走人。

    许是墨翎的力度不大,又许是木槿自己的平衡力好,木槿只是踉跄了几步,倒不至于摔倒,只是有些委屈,明明是他停下来的,为何要怪她呢,然他是将军她是小兵,还是个想做将军亲兵的小兵,所以,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