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墨翎因老军医的这一声开口而转了眸,眸光再一次落到了木槿的身上,见她睁着眸子抓着老军医的手,眉头不禁皱了皱,他不喜欢不配合的伤患,但此刻升起的不是怒意而是烦躁。

    木槿眸色淡然的与墨翎对视了一眼,随即转眸看了军医一眼,“我自己来。”

    她是女的,这伤不治这衣服也不能脱。

    落下一句,木槿松开了挟制住老军医的手,将右腿曲起,伸手拔下绑在右小腿上血迹斑斑的匕首直接对着自己左肩的衣衫划了过去。

    在匕首要接触到左肩的那一瞬间,手腕突然被人给抓住,木槿抬眸,对上的是墨翎掩在面具之下的那一双暗沉的眸子。

    木槿没动,任由墨翎从她手中夺过匕首,然后弯腰亲自替她将左臂上的衣袖齐肩划过,然后一点一点将那参进血肉里的布料给挑出。

    因为墨翎弯腰取布料,如此两个人的距离就从一丈拉到了半尺,近到连彼此的呼吸都感觉得到。

    在墨翎将木槿左臂上的袖子从肩胛骨退到手肘之时,一直看着墨翎的木槿突然来了一句,“将军,疼。”

    墨翎的手一僵,并微侧了眸看向木槿,明明喊着疼的人,无论是面上的表情还是眸中的光芒都淡然到好像没受伤一般。但墨翎知道,是真的疼。

    收回眸光,继续处理衣料,只是手下的动作却不自觉地轻了。

    感觉到对方放轻的动作,木槿看了一眼在自己手臂上动作的那双修长的大手,突然间笑了,“将军,你真好。”

    很平常的话语,却在这一刻撩动着墨翎的神经,以至于那抓着布料的手不自觉地抖了一下,而这一下让木槿笑得更欢了,只是出口的话语却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将军,疼。”

    疼吗?该是疼的,因为墨翎的那一下颤抖拽出了一大块陷进皮肉的布料,还带出了些许碎肉,鲜血更是汹涌而出。

    但,若是含着泪说这句话是该的,但是笑着说这句话就诡异了,诡异到墨翎一个失控直接伸手按在了那伤口之上,并冷冽地看向木槿,意思很明显,他就不信这样她还能笑。

    木槿回应的事更加肆意的笑,且还沾染上了些许魅惑,“将军……疼……”同样的三个字再次出口好似故意在舌尖绕了一圈才吐出一般,听着更加的心颤。

    这一次心颤的不止墨翎,还有老军医全贵。

    老军医觉得自己定是眼花神经错乱了,不然他为何会觉得威震四方的将军被这个小兵给调戏了,且恼羞成怒做出了按伤口这种孩子气的回击动作。

    “明天接着训练。”木槿的双眸灿亮,墨翎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直接将手中的匕首扎在了木榻之上,也不去管剩下的半截衣袖,直接搁下一句话甩袖走人。

    还能笑,明天的训练定能继续。

    墨翎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被一个半大的娃娃给调戏了,这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他的心竟因此失态做出了孩子气的动作,这,很不好。

    犹过不及,所以自墨翎搁下匕首甩袖走人那一刻,木槿便收敛了笑意,且没再出声,而是就那么看着墨翎掀帐离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