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墨翎甩袖离开,老军医接替了墨翎的动作,弯腰替木槿将剩下的半截衣袖慢慢扯落。

    “娃娃笑得这么欢,不疼么?”许是为了打破墨翎离去的诡异气氛,许是为了分散木槿的注意力,又许是真的好奇,老军医和木槿聊起了天。

    “疼。”面对老军医,木槿给出了很正常的反应。

    老军医侧眸看了木槿一眼,没笑,却也没痛苦之色,这孩子是个坚韧的,不过有些顽皮,连将军都敢戏弄。

    “将军毕竟是将军,娃娃还是顾忌些的好。”

    顾忌吗?她已经很顾忌了,不然怎么可能只是口头上戏弄几句。

    “军医大叔,我有些头晕,大概是不能走回去了,今夜我就在你这休息一夜,行吗?”木槿没应声老军医的话,而是说了别的。

    刚刚才调戏了人,她可不想回去面对那人的怒火。

    恩,他虽然不会明着发怒,但木槿就觉得墨翎定会用他的方式来回击的。

    说着,木槿闭上了眸子,以示自己的虚弱。

    老军医看了看木槿苍白到无血色的面色,轻应了一声,“好。”他的营帐很大,也有好几张木榻,方便偶尔照顾一下需要彻夜照顾的重伤病人。

    “谢谢大叔。”木槿道了一声谢,然后便不再吱声。

    老军医也什么都没再说,而是继续了手上的动作。

    翌日

    休息了一夜的木槿再度精神十足。

    估摸着时辰,木槿向军医大叔道了别然后回了墨翎的营帐。

    在营帐外意思意思的叫了两声,果真里面没人回应,下一秒木槿直接掀了营帐走了进去。

    每天早上的这个时候墨翎都不在帐中,木槿就是踩着点回来的,为了换衣服,她总不好穿着这一身满是血迹的无袖衣衫去训练吧。

    将干净的衣衫取到床榻之上,木槿就那么背对着帐门开始脱衣服,由于手臂受伤,木槿脱衣的的动作不如平时利索,倒不是怕疼,而是怕将伤口崩裂弄出血,回头又要去重新包扎。

    慢也只是慢上些许,不一会儿木槿的上身就光溜溜的了。

    为了减少被发现身份的可能,木槿胸前没有裹布,不过才小荷露尖角,不裹也不碍事。

    取过干净的里衣才在受伤的手臂上套上半只,木槿听到了掀帘的声音,顿时间穿衣服的动作僵了。

    而那边掀开帘子准备进来的墨翎在看到那雪白的一片美背的时候也僵了,一时间竟生出了不知是进还是退的想法。

    “翎,你站在营帐门口做什么?”远远的传来一声叫唤,不自觉地,墨翎松了手中掀开的帐帘,任由那帐帘滑落阻隔内里的那一片雪白。

    白泽的那一声喊将僵硬地木槿唤回了神,此刻哪里还顾得上手臂不手臂的,直接双手并用迅速的穿起了衣衫。

    谁能告诉她明明要出去好些时候的人为什么今日这么早就回来了。

    帐内,木槿在迅速的穿衣,账外,离得些许距离的白泽已经走近了墨翎,“翎,我刚刚去看了小木槿,不在全贵那,是不是回来了。”说着,就越过墨翎伸手去掀营帐。

    却不想手还没触碰到营帐,就被自刚刚一直沉默的站着没回答他问题的墨翎给伸手一把抓住。

    白泽疑惑的看向墨翎,嘴上却嬉笑着,“翎,拦着我做什么,是帐内藏了什么宝贝不让我瞧见么?”说着,白泽笑得越发的贼,“莫不是藏了娇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