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白副将耳朵不好使吧,我骂你了吗?谁听见了?白副将可不能因为我是个小兵就冤枉我,小兵也是有人权的。”说着,极其委屈的看了白泽一眼,然后向床榻顶头的木箱走去,准备去取衣服出来改。

    说起改衣服,她这手只缝制过人皮,这衣服还是第一次,不过,应该都差不多吧。

    白泽没料到木槿的嘴这么利,然也不知道是不是欠虐,越利他觉得越有趣,“我可是听见了,小木槿你抵赖没有用的,说出去你认为别人是相信你一个小兵还是相信我一个副将呢?趁本副将现在心情不错,麻溜的奉上糕点将功赎罪。”

    白泽的话让木槿走向箱子的脚转了一个弯又回到了墨翎身侧,并弯腰将脸凑到刚咀嚼完一块糕点的墨翎前面,用一双闪亮眸子极其委屈极其楚楚可怜的看着墨翎面具下的双眼,“将军,小槿没有骂白副将对不对?”

    突如其来的凑近突然闯入的闪亮眸子,让墨翎一颤,好似自己说一个不字那眸子里的水滴就要落下一般,墨翎几乎是下意识地轻应了一声,“恩。”

    等墨翎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之时,木槿已经站直了身体,并一副有人撑腰的耀武扬威姿态对着白泽炫耀道:“将军都说没有,所以白副将,你觉得别人是相信你一个副将还是相信我家将军呢?”说着,带着些许恶意的笑了笑,然后利落的抬腿向木箱走去。

    “啊……”白泽惨叫了一声,“墨翎你居然帮这个小兵欺负我,果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你们这对狼狈为奸的主仆……”

    人在惨叫,但白泽却趁墨翎分神之间快速的抢了他盘中的两块糕点,然后立马的走人。不走干嘛,留下来等欺负还是等收拾呢。

    帘子的掀开落下,让走到木箱跟前取衣服的木槿勾了勾唇,真是个好玩的人,不错,以后的生活不会无聊了。

    而墨翎,对于手中被抢走的萝卜糕,对于风一般来临又风一般消失的白泽好似都没看见一般,此刻眼里心里满满的都是刚刚那突然凑近的晶亮眸子和撒娇的话语里。

    直到那小人儿将木箱里的衣物翻出开始用剪刀咔嚓咔嚓的时候,墨翎才醒神,为自己刚刚的失神懊恼了一下,但却还是忍不住看向坐在床榻边剪衣服的人。

    “你在做什么?”好好的衣服剪了,这是浪费军资,所以他问问没错。

    “胳膊受伤了,不好换药,天又不冷,我想做个背心,这样方便换药。”木槿略微解释了一下,但觉得对方兴许不知道啥是背心,也不想继续讨论,便顺口又问了句,“将军有衣服破损了吗?我可以顺便补补。”

    没有。这是墨翎本该回答的话,但是话到嘴边却愣是噎了下去。而本来完好的袖子突然就那么毫无征兆的迸裂了,墨翎垂眸看了一眼自己的衣袖,他又魔怔了,不然好好的衣裳怎么会坏?

    “将军?”没听到回答,木槿回眸看了眼那坐在桌边低着头看着自己衣袖沉默的人,木槿顺势看过去,很清晰的看到了墨翎那件衣衫的袖口迸裂了。

    “将军这是不相信我会补么?我针法不错的。”她针法真不错的,虽然不是在补衣服上。

    听着这带着点委屈的声音,墨翎闭了闭眸子,然后也不吱声,就那么蓦然起身,走到木箱旁取了一件外衫将身上的衣服给换了下来,然后将衣服丢给了木槿。这算是用行动阐述事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