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吴海的一张脸都绿了,连最基本的平和都绷不住了,墨翎说话从不留情面,没想到收了个亲兵说话更不留情面,他奈何不了一个墨翎,还奈何不了一个小兵吗?

    “小兵,说话要注意措辞,污蔑一个监军是要受军法处置的,你说的话这儿可有好些人听见了,你是想抵赖都抵赖不了的。”

    “抵赖什么?”木槿将刚刚一本正经的诉说换成了无辜询问的表情,“不知吴监军认为小兵哪句说错了,莫不是监军是承认你公报私仇借机打击报复我家将军了?这可不得了,小兵刚刚只是疑问一下,借机提醒一下监军,竟然是被小兵说中了么,不过即是说中了,那就不是污蔑,监军你说是吧?”

    你说我污蔑?呵,我只是疑问而已,你觉得不是疑问,那么是承认事实了,既然是还是那就不是污蔑。

    白泽知道木槿有些嘴皮子的,但却不想竟然这么厉害,看着木槿几句话把吴海气得脸色发青,进气多出气少,简直乐爆了,要不是场合不对,他绝对会抱着木槿飞扬一下,简直太赞了。

    墨翎也开了眼界了,自己的这个小亲兵这嘴皮子果真是厉害,这么明目张胆的得罪吴海也真是不怕死了,不过,恩,他的亲兵就该不怕死。

    眼见吴海要气得七窍生烟了,墨翎捂嘴咳嗽了一声,抢在了吴海之前开口,“怎么跟监军说话呢,不分尊卑,去,围着校场跑一百圈,以示惩戒。”

    见吴海要被气背过去了,木槿通体舒畅,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果真是真理啊。

    “是。”木槿知道见好就收,若吴海铁了心的要收拾她,墨翎也是不好护的,这会子有梯子木槿立刻接了,然后麻溜的就冲出了营帐。

    见木槿消失在了营帐之内,墨翎这才对着吴海道:“一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新兵,说话直了点,吴监军莫要介意,本将军以后定会好好约束,不让他再冒犯监军。”

    说着对着吴海举了举杯子,很有言和的意思。

    “将军说笑。”墨翎的面子,吴海怎么敢不给,更何况都说了初生牛犊,他一个半百的人要和一个孩子计较吗?

    说着也对着墨翎举了举杯。

    一杯酒入肚,墨翎放下了杯盏并起了身,“本将军的确有些不舒服,招待沈侍郎的事就麻烦吴监军了,若是有什么需要,派人去寻本将军便可,本将军先行告辞。”

    话落间已抬步离开,连给人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白泽见墨翎走了也不吃了,也跟着起身道:“现在的小兵都不太听话,本副将去瞧瞧那小子有没有好好的受罚,监军和侍郎慢用。”

    话一落也跟着蹭得一下就跑了出去。

    墨翎与白泽前脚离去,后脚营帐内就传出了一声脆响,明显的盘子落地声,可见吴海的气愤,不过他就只摔了一个解解气,也顺便让那离去的人知道一些他的怒气。

    帐内的气氛很是深沉,沈侍郎面上的笑不见了,吴监军面上勉强维持的平和早已龟裂的一分不剩,只余满满的怒气。

    怎么看墨翎这搁挑子走人一出都是因为自己的亲兵被罚甩脸了,不然怎么这饭吃一半就走人了,不舒服,去鬼的不舒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