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个冲动,墨翎就将木槿给压了下去,在见到身下之人眸中满是他的身影的时候,墨翎满意了,只是,没看见他正要她命呢吗?为什么这小子没有半点惧意,是他的威慑力变弱了?

    许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威慑力,又许是要压下那一亲芳泽的冲动,墨翎压在木槿脖子上的手突然收紧。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木槿从YY中醒了过来,然后立刻双手附上了脖子上的手,“将军……”

    讨饶的话还没有说,帐外又响起了脚步奔来的声音,墨翎身子一僵,下一秒甩开木槿的手从她身上坐了起来,慢条斯理的整了整衣衫。

    木槿也不耽搁,麻溜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按了按有些疼痛的脖子,乖巧的站到了一边。

    说掐就掐,果真是个没人权的时代。

    虽然很诱惑但是很危险,总被人这么掐着脖子威胁,不好。

    这会子没杀意,并不代表下次没有啊,所以还是离远点的好。

    想着,木槿又往旁边站了站。

    看到木槿那往外移的动作,墨翎周身的气息瞬间暗沉了。

    而此刻,帐外的白泽再次冲了进来。目标直指木槿,在就要冲到木槿身边的时候,木槿开了口,“只是食物相冲而已,用紫苏与生姜煮茶喝不一会就好了,若是白副将不满意,我再去围着校场跑一百圈就好。”

    这样的木槿太过乖巧,乖巧到让白泽准备欺压过去的手都顿住了。

    “骗我的吧?”白泽不信。

    “您可以试试,不管用再来罚小兵也不迟,不如小兵先去自罚跑步吧,等白副将什么时候舒坦了,什么时候让人去唤小兵回来。”

    话一落,木槿转身向账外跑去,十足十的好士兵,但白泽觉得怪异了,墨翎更知道这是闹脾气了。

    木槿确实是闹脾气了,不过不是对刚刚掐她脖子的墨翎,而是对自己,怪自己得意忘形了,一玩起来就忘了这是个权力制的时代,但这是她的错么,都是将军纵的,纵着她还掐她,她不爽了不爽了不爽了,所以,冷战。

    木槿跐溜一下跑了,跑得白泽晕乎乎的,等她身影消失了才反应过来,对着墨翎道:“怎么回事?我就戏弄戏弄他,这是生气啦?我一拉肚子的还没生气,他生的那门子的气?”

    看着木槿那太过乖巧的模样,白泽心里有些闷。

    墨翎垂眸看了看自己刚刚掐木槿的那只手,生气?呵,这小东西脾气倒挺大。不就是吓一吓而已。

    看了一眼,墨翎将手缩进袖里,“告诉你配方了,不去吃,真想住茅房吗?”

    “谁要住茅房?”白泽如踩着尾巴的猫一般跳了起来,“可小木槿说的那是对的吗,军医都不知道,也配不出药。”

    “没瞧见我好好的坐着吗?”墨翎鄙视了白泽一句。

    “靠,墨翎你不厚道,果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小木槿竟不提示我,等着,等我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他。”话落,白泽蹭蹭蹭地就跑了出去。

    不厚道吗?呵,他是不厚道,小东西帮他避免受这腹泻之苦,他却掐了她,可怎么办,不掐她一掐,他怕自己犯错。

    果真是磨人的妖精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