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木槿这一离开直到夜幕降临才出现在营帐里,且是掐着睡觉的点回来的。

    决定了冷战,所以木槿并没有站在帐外唤一声将军,而是直接掀帘而入,帐帘掀开的时候里面一片乌黑,不知何时早已灭了灯.

    看着这一室的幽黑,木槿本就不太美丽的心情更加的不美丽了。

    说不上来是何种感觉,就是有些闷闷的。

    若是帐内没人,她可以解释为墨翎出去了,为了不浪费灯油,这才灭了灯,可是她明明在黑暗中看到了那抹躺在床榻上的修长身影,她要怎么解释。

    好吧,其实谁也没有规定将军该每日等她入眠的,只是她自己习惯了而已,可是这该死的是什么莫名其妙的习惯。

    木槿莫名的就恼上自己了。

    甩开手中掀起的帐帘,木槿大步向床榻走去,行走间声音不算很大却也没刻意放轻,所以在这寂静的夜里还是听得很清晰的。

    走至床榻边,木槿也不吱声,直接甩了鞋就从床榻顶端爬上了床,然后靠着最内侧的床榻边缘躺好,拉上被子的一角往身上一盖。

    看着整个人特别平静,但是一颗心却跟猫抓似的想要挠人。

    不远处的呼吸很是平稳,也不知道究竟睡没睡着,但不管睡没睡着,木槿觉得只要自己一靠近,对方肯定立刻就醒了,搞不好还要掐她脖子,一想到掐她脖子她就来气,一气之下本躺着的身子突然坐了起来,更不自觉地脱口而出,“将军。”

    出口之后,木槿有些懊恼,她叫他做什么。

    “恩。”在木槿懊恼之极,对方竟开口应了声,这一应声让木槿的懊恼瞬间全无,且怒气滋长。

    “我想申请个独立营帐。”

    刷得一下墨翎周身的气息暗沉了,“你不够格。”连出口的话语都带上了几分暗沉的气息。

    什么叫不够格,还有没没有人权,好吧,这是个没有人权的地方。

    “那我去新兵营。”总之不妥协。

    墨翎的气息又沉了几分,并侧首看着那跪坐在床榻上的身影,“若没记错当初我让你选择过,而同一个问题我从不会给人第二次选择的机会。”

    “将军不讲理。”

    “我怎么不讲理了?”

    “我睡觉不规矩,搞不好哪天冒犯了你,然后被你掐死,这样我会死得很冤的。”

    还知道自己睡觉不规矩。

    莫名的,墨翎周身那低沉的气息就那么散了。

    “怎么个不规矩法?”

    怎么个不规矩,会把你当泰迪熊抱的,靠那么近还不被你掐死。

    “会被你掐死。”一句话在嘴里转了一圈,木槿就说了这么一句。说着说着怒意莫名的变成了委屈,这感觉很奇怪。

    木槿觉得自己魔怔了,以至于除了说了这么一句话,剩下的半句直接做了。

    只见本跪坐得好好的人突然往床榻上一躺,然后一拉棉被两个翻滚滚到了墨翎的怀里手脚并用的抱着墨翎,“像这样不规矩,将军你一定会掐死我。”

    话一落,手脚又缩了回来准备再滚回去,然在缩得过程中那条刚刚搭在墨翎身上的腿被一只大手给抓住了,对方用了一些力,太过猝不及防,木槿不禁倒吸了一口气哎呀了一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