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而其主人的锋芒亦更加的遮不住。

    单手对敌怀中还抱着一个累赘,然他却不显半分狼狈,出手快很准,明明在杀人却愣是杀出了一种名为美的艺术。

    为了减轻对方的负累,木槿伸出了手抱住了墨翎的腰身来固定自己的身躯,没错是抱住而不是推开去对敌。

    且不论木槿是否应付得过来,就墨翎这杀人如切菜的身手完全就不需要她出手不是么。

    打斗没有维持多久便结束了。

    待解决一切墨翎才发觉自己抱着的人此刻正双手抱着他的腰身,且很是小鸟依人的靠在他的怀中,明明隔着衣料,却还是能感觉到那双臂膀的柔若无骨,这种感觉有些微妙。

    有点不舍,但这不舍在一个男人身上就很不正常了,所以……

    “打算抱到什么时候。”许是刚刚才经历过一场嗜杀,此刻连那声音都染上了几分嗜血的味道。

    墨翎的开口好似惊着了木槿,只见她如避洪水猛兽一般从墨翎的身上退了开来,也不知是不是退得太慌张,竟是被躺在地上的一具尸体一绊身子向一侧倒去。

    墨翎见状本能的要伸手,但却在伸出了半尺之后又缩了回去,然后就那么看着木槿有些狼狈倒在了地上。

    “要将军保护的亲兵,你是第一个。”丢下一句不知道是讽刺还是嫌弃的话,墨翎不再看那个坐在地上的身影转身向营帐外走去。

    帐帘被掀开的那一刻,帐外的火光冲天映入帐内,将帐内那十来具横躺的尸体和那一个坐在地上的娇小身影照得一个透亮。

    木槿觉得墨翎除了是个看不透的人还是个阴晴不定的人,明明前一刻还将她好好的护着,下一刻就跟嫌弃什么似的看着她跌倒连拉都不拉一把,就像一直以来的相处模式一般,总是纵着她,却在纵着她的时候又对一些事袖手旁观,这般相处的模式真的让她有些困扰呢……

    弯了弯唇角,木槿从地上站了起来,伸手拍了拍衣摆上的灰尘,麻溜的抬脚掀帘跟了上去,不管是个需要被将军保护的亲兵而还是个保护将军的亲兵,都是亲兵,所以还是要跟着将军的。

    其实,能做个被将军保护的亲兵第一人,也不错不是么……

    通天的火光将整个军营照得亮如白昼。

    还没走到议事的大帐,白泽已经一脸严肃的出现在了墨翎的面前,“烧了半个营帐的粮草,沈军被砍了两刀生命垂危,军医正在极力救治。”

    半个营帐的粮草不足为惧,但作为巡抚出行的沈军,若是出了什么差错,这事可大可小,想要墨翎死的人很多,特别是最高位的那个,所以这事只大不小。

    听着白泽的话,墨翎本就冷冽的气息变得更加的冷冽。

    沉默了好一会,墨翎开口说了这么一句,“我营帐里有十来个死人,你去处理一下,其余的稍后再说。”

    “是。”白泽领命,立刻调转走路的方向。

    见惯了嬉皮笑脸的白泽,此刻满身肃杀的白泽看上去是那般的陌生。而那面上闪过的了然足以可见他对这种事情早已习惯。

    看了眼白泽,木槿重新将眸光落到了走在前方与她一米之距的墨翎身上,把刺杀当吃饭一样习惯的男人究竟是怎么容忍她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兵与他同榻的,就不怕她半夜给他一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