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沈军的生死与她无关,她就想知道这人死了墨翎会不会有麻烦,毕竟作为声控是不能远离源头的,必要的情况下她还是很希望墨翎好的。

    墨翎侧首对上的是木槿那好似只是简单好奇一般的眼神。

    死一个沈军没什么,但不能死一个巡抚,而被敌军杀死与本军救治不及而亡完全更是两码子事,所以若可以,没有一个人会希望沈军死,不管是墨翎还是吴海。

    看了木槿一眼,墨翎便收回了眸光继续看那边被老军医救治的沈军,“恩。”一声轻应说明了一切。

    闻言木槿也转开了眸光,将眸光落在了沈军的身上,开始了沉默。

    半柱香之后,老军医颓废的跪坐在了地上,“将军,老夫无能为力,这血止不住,止不住啊……”

    一同救治的几个医护也跪了下来。

    墨翎没有出声,只是那周身越发暗沉的气息显示着他的心情。

    就在这时木槿突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来了这么一句,“伤口这么大用线补起来不就好了,像补衣服一样。”

    几乎是瞬时间,所有人的眸光都看向了木槿,包括墨翎。

    木槿立刻做出紧张状的咽了一下口水,“我说的不对吗?我以前养过一只兔子,顽皮撕了好大的口子,我就是这么做的。”看着紧张,说出的话却条理分明。

    墨翎依旧没有说话,只静静地看着木槿。

    倒是老军医一个激动,“那兔子好了吗?”

    “好……好了……”

    “需要什么,立刻让人准备。”墨翎突然开口,直接斩钉截铁的问了关键。

    “开水,针线,烈酒。”木槿一副吓得立刻脱口而出的模样。

    墨翎移开了视线,随意的指了地上的两个医护,“以最快的速度取来。”

    “是。”医护不敢耽搁,立刻起身奔了出去。

    老军医已经踉跄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将军,这能行吗?”

    “横竖无救,不如试试,若是有成效,以后可在军中泛用。”墨翎的一句话直接让沈军成了做实验的白老鼠。

    好在吴海不在,不然指不定又要激动成什么样子。

    救人如救火,出去的两个医护很快就将所需物品给拿来了。

    木槿琢磨了一下时间,所剩无几了,也不等墨翎询问,见人拿来了东西,直接取过针线扔到开水里,然后又指挥医护道:“拿酒给他后背擦一下。”

    医护看了看老军医又看了看墨翎,见没人反对,就立刻开始执行。

    洒在沈军背后的金疮药被酒水全部洗掉,刚刚血液慢下来的流淌速度又快速了起来。

    此时,木槿将泡着针线的开水倒掉,然后开始穿针引线,穿好之后又扔到了装着酒的盆里。

    待做好一切木槿就要收手乖乖站立之际,墨翎突然开了口,“木槿,你替沈军缝合。”

    木槿转眸看向墨翎,有些抗议道:“我只缝过兔子。”她没准备自己动手的,因为她一动手就会露出许多。

    “他们连兔子都没缝过。”墨翎的理由完美的无懈可击。

    木槿噎了噎,算了,她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就没想过会置身事外,毕竟墨翎不会真的被她这缝制过兔子的话给忽悠过去的,不过怎么的也要争取些福利。

    “将军。”

    “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