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敢。”谁让她是小兵人家是将军,道了句不敢,木槿麻溜的跟了上去。

    见木槿跟上来,墨翎这才抬脚离开。

    再次走到帐外,那冲天的火光早已不在,整个军营也陷入了沉寂,不再如半个时辰前那般喧闹。

    墨翎没有去别处,而是回了自己的营帐。

    木槿有些奇怪,但脚步步伐却是紧跟着,傻子才不要回去休息,只是不知道这回去是不是休息。

    营帐内没有点灯一片漆黑,但掀开帘子的瞬间,还是可以借助外面的火光看清帐内的情形。

    一如既往的整洁干爽,没有了那十几具来历不明的尸体,更没有那尸体残留下来的血腥味。

    墨翎在前,木槿在后。

    在帐帘落下的瞬间,木槿只觉黑影袭来,再然后她的双手被高举连带着她的整个人压在了营帐之上。

    木槿的第一反应就是,这营帐好结实,竟然没被她压变形?而第二反应就是,她这是遇上传说中的壁咚了?第三反应才是真正该有的反应,将军这是要逼供了?

    “木槿。”

    “啊!”低沉的声音响彻在耳边,木槿本能的抬首,大脑也迅速的工作了起来,N种要怎样忽悠墨翎的答案开始在脑中过滤。

    一个低压一个抬首,两片不该有交集的唇就那么映在了一起,以至于墨翎忘了自己要问什么,木槿也忘了去思虑要怎么忽悠,整个世界似乎都在相触的那一刻停止了。

    木槿的瞳孔放大再放大,先是一愣然后是一个激灵,尼玛,她现在是男儿身,这么搞将军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这是要被将军搞死的节奏了啊。

    许是木槿总是处于弱势,所以这个激灵很好的将她率先激醒,然后猛地往后一退,连身后的帐篷都被她压得有些变形,要不是手被按着,估计就要直接溜了。

    “将……将军……是意外……绝对是意外……”

    木槿的舌头直接打结了,没瞧见对方的气息暗沉了么。

    木槿往后缩的动作惊醒了墨翎,然那种柔软却依旧残留在唇齿之上,感觉不讨厌,但……一想到对方是个少年墨翎瞬间就有些崩溃了……

    “意外?”

    墨翎本是双手压着木槿的手,此刻直接将她两只手的手腕并在了一块用一只手抓住,腾出的那只手直接摸上了她的脖颈。

    呜呜呜,又要掐脖子了,靠近一下就掐她,这一次她亵渎了他的唇,会不会真的掐死她?

    “将军……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脖子上那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木槿只觉得毛骨悚然,对方这是在丈量着该以哪个角度掐下去呀。

    比起木槿的脖子,墨翎更想将手压在她的唇上,但那很怪异,不得不退而求其次的摸上那纤细的脖子,而比起掐,此时此刻他更想抚摸,他知道这种情绪不对,但他有些控制不住。

    “怕我?”墨翎是不可能让木槿知道他的想法的,见对方一副要哭的模样,墨翎越发的想吓她,好似不欺负到她流眼泪就不罢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