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桌上一共就一双筷子一只勺子,筷子在墨翎的手里,白泽只能拿勺子挖了。

    “你才黑不溜秋呢。”不爽的刺了一句,木槿不再理会白泽,而是专注的给自己上药绑绷带。

    看着已经结痂的伤口,木槿表示很满意,一些简单的训练可以参加了,这身子必须要锻炼,她再有内涵,这身子不给力也不行。

    一个专注上药穿衣,一个低头吃饭努力挥去刚刚那瞬间的诡异感,于是这两人谁也没注意到帐内的另一个正优雅吃着饭的那一位周身的气息已经低压到了一个点。

    白泽难得没被赶走,安安稳稳的吃了一顿美味的早膳。只不过今日的白泽有些安静。

    一顿饭的时间很短,木槿上好药不多久墨翎便放下了筷子。然后优雅的起身并对着还在吃的白泽道:“将那匹新兵集合,我今日亲自考核,一次性解决。”

    话落甩了甩衣袖准备离开,却在脚刚动了一步似想起来什么似的,转眸看向了乖巧的站在一米之外的木槿,“你也去,不过关搬去新兵营。”

    这一次走的毫不犹豫,目标不是书案,而是营帐之外。

    直到墨翎的身影消失在了营帐之内,木槿和白泽好似才反应过来一般。

    木槿蹭蹭蹭地跑到了白泽的身边,一副说悄悄话的样子,“白副将,将军这是抽的什么风?”之前还说训练几天考核的,现在这一次性解决是什么意思,想了想木槿又补了一句,“昨夜受刺激了吗?”

    昨儿个那么大阵仗,摆明了是敌军夜袭。

    白泽伸手有些不自然地推了一把靠自己有些近的木槿,“本副将觉得你还是担心你过不过得了考核的好,过不了这亲兵可就做不成了。不过,冲着你这厨艺,要是墨翎不要你,本副将兴许勉强能收了你,你要不要先讨好一下本副将?”

    木槿闻言丢给了白泽一个白眼,随即伸手很是粗鲁的将桌上的盘子碗筷放入托盘里,“麻烦下次白副将要点脸,别总是来蹭吃,鼻子灵得跟那个什么什么汪的一样。”

    白泽眼疾手快地捞了最后一块南瓜饼放进了嘴里,边嚼边道:“什么那个汪?”

    此时木槿已经端起托盘走出了几步,听到白泽一声问不吝啬的回眸道:“就是那个……汪……”这一次木槿不是说而是很意向的学着某只汪叫了一下,然后利落的走人。

    白泽被木槿叫得一愣,随即后知后觉自己这是被骂了,连忙追击,“小木槿,你又拐着弯骂本副将,你可知道辱骂副……”

    白泽边说边起身追上去,甚至追到了帐帘外,然那人却已走出了十丈多,白泽啐了一句,“跑得真快。”然后讪讪地咬着饼向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送完碗筷,木槿便去了新兵队伍集合,墨翎也在不久后与白泽一同出现。

    新兵们看见墨翎很激动,毕竟是个战神一般的存在,只要有些热血的都会忍不住崇拜敬仰,同时也对能成为墨翎亲兵的木槿很是嫉妒。

    整顿好队伍,墨翎直接发话,“今日将由本将军进行考核,过关者以后由本将军亲自训练,不过关者将分入各路营帐,机会只有一次,希望各位好好珍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