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去哪?”荒无人烟的山林里,这蓦然出现的冷冽声音着实不怎么美妙。

    但架不住说的人音色好,更架不住听得人是个声控,所以只见那摇摇晃晃站好的人抬眸对着说话的人就是一个傻笑,“将军。”

    这笑让墨翎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去军医处将伤口处理一下。”冷着声丢下一句,墨翎直接拽着木槿就往回走。

    木槿没跟上,一个踉跄直接撞上了墨翎的胸膛。

    “好硬……”这两个字已经成了木槿对墨翎万年不变的嫌弃语。

    木槿边吐槽了一句,边用那只没被抓的手拽着墨翎胸前的衣衫摇摇晃晃的站稳身子。

    “呀!”刚站稳身子,木槿呀了一声,“将军,我将你的衣衫弄脏了,我不是故意的……”

    若那满是泥泞的小手此时此刻没有不客气的又在墨翎胸前的衣衫上抹了抹,那么这句不是故意的还能有几分可信度。

    看着口不对心的人,墨翎莫名的就想到了前几日老虎伤她的那一次,她也是这么嘴上说着歉意,手上却不停地在他衣服上蹭。

    很孩子气的动作,却让他怎么也恼怒不起来,甚至生起了几分疼惜。

    疼惜?

    一意识到这个,墨翎周身的气息突地又暗沉了,然后直接挥手甩开靠在他身上的人。

    没有防备的木槿就那么被甩坐在了地上。

    “胳膊是你自己的,你都不珍惜本将军又何须多管闲事,不过本将军是不会要一个残废的亲兵的。”话落,甩袖离开,徒留一个暗沉的背影给木槿。

    坐在地上的木槿先是一愣随即就那么嗤嗤地笑出了声,只是不知这笑意欲为何?

    而离开的墨翎因这莫名的笑红了耳朵,一股莫名的怒意从心间腾起,这笑让他觉得他那点子不该存在的心思好似被剖析了,让他既恼怒又难堪。

    笑了一会,木槿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继续摇摇晃晃的向月牙湖走去。

    熟门熟路的找到了自己常常沐浴的那个还算比较隐秘的地方。

    脱了外衫与裤子,木槿穿着背心与短裤跳进了月牙湖里,荡起了湖面上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一圈一圈的涟漪逐渐归于平静,平静到根本想象不到刚刚有一个人跳进了湖里。

    墨翎本是懊恼离去的,然一想到拽着木槿的手感受到的那滚烫温度,墨翎走了一段路最后没忍住折了回来。

    今晚的月是上弦月,很亮,亮到可以看清木槿那外衫脱下露出的圆润肩头和那外裤脱下露出的白而细长的双腿。

    仅是这样的一幕就让墨翎莫名的觉得燥热。

    意识到不对,墨翎立刻背过了身子,不再去看那明明没什么美感却让他有些失控的画面。

    他到底为什么要跟来?

    一声扑通声随之响起,墨翎不想听那水声的撩拨,当下决定离开,然走了两步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在那声扑通声之后竟然没了半点声音,这很不对。

    不过墨翎没有立刻回首,而是又等了一会,等了一会又一会,始终没听见声音,他立刻回首,而湖面上哪里有什么人影,一想到木槿可能高烧晕倒在了水里,墨翎立刻站不住了,一个闪身到了河边,想都不想就跳了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