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墨翎直接扎进了湖里,心被刚刚那个脑中闪过的臆想灼得有些疼,直到手中触摸到了那团人形的柔软这才觉得心底的疼轻一些。

    将人从水中一提起直接靠在岸边压下,然后用手猛拍木槿的后背,在拍了几下听到了手中压着的人的咳嗽声,提着的心才稍稍放下。

    而墨翎完全不等木槿醒神,在听到她咳嗽了几声之后,直接将人一个翻转,从背对着他改成面对着他,就这么将她压在了河岸边,“木槿,你明知道自己发烧还往河里跳,你是有多么想死,要不要本将军亲手成全你?”

    因为气恼,墨翎一时间也没注意自己的脸离木槿不过只有半尺之距。

    直到木槿咳了好一会睁开了那双如幼兽般纯净的眸子湿漉漉的看着他,他才发现两人离得的是多么的近。

    这幼兽般的眸子看得墨翎一阵烦躁,一个用力再次挥手将人甩开。

    然他忘了此刻两人还在水里,所以他这一甩刚刚才喘上几口气的人又沉入的湖中,见此,墨翎几乎是行动快于思想的上前一步将人给捞起,等他意识到的时候人已经被他给捞到了怀中并紧紧地拽着他胸前的衣衫。

    自己手中的腰肢仅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是那么的烫手,墨翎下意识的还要甩。

    偏偏这时那软糯的声音响了起来。

    “将军将军我给你做好吃的你不要甩我好不好,咳咳……”好似感受到了墨翎的动作,木槿一边紧紧地扯着墨翎的衣衫,一边忍着咳嗽急急地开口,深怕说晚了又要喝水,而一句话说完之后随之而来的是停不下的咳嗽,那俨然是一副要将心肺咳出来的架势。

    不知是不是木槿的话起了作用,这一次墨翎倒是没再甩,只是说出了一句莫名的话,“本将军不是白泽。”

    说话的同时墨翎微微低头垂首向下看去,以眼神显示自己的不悦。

    “恩?”木槿突然停止了咳嗽,吊着一个尾音微微抬首,随着木槿的抬首,她的额头就那么擦着墨翎的唇角而过,再然后是鼻子,最后停在了那软绵绵的朱唇之上。

    一切太快,快到墨翎回神之际那唇已经印上了他的。

    更要命的是此刻木槿还拿一双疑惑的幼兽眸子楚楚地看着他,看得他觉得自己在犯罪。

    与昨夜一样的意外,同样的是他低首她抬首,而这一次惊得退开的是墨翎。

    下意识的要将人推开,但对方却紧紧地抓着他的衣衫,更用一副你推开我我就哭的眼神看着他,墨翎觉得自己要被逼疯了。

    心中蓦然升起一股要将木槿狠狠压在身下的冲动。

    即使身处冰凉的河水之中,都无法压下心中那越烧越旺的火。

    挟制在那细腰的手忍不住收紧再收紧,紧抿的唇显示了墨翎极度的隐忍,偏偏这时,那罪魁祸首泪眼汪汪地来了一句,“将军,疼……”

    这三个字如同一碗烈油直直地浇在了墨翎心中的那团火上,将他努力保持的理智一点一点焚烧,他的身子已经无意识的开始下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