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直低着头的木槿终于抬起了头,一双眸子水润润的,与那受伤求保护的幼兽眸光一般无二,不看其他就这一双眸子就足以让人心软,更不要说本就医者父母心的军医了。

    “这里疼。”木槿嘟囔了一句,然后微微侧身撩起了腰间的衣摆,只见白皙的细腰之上呈现出一块巴掌大的淤青。

    这淤青让老军医一愣。

    而不远处的墨翎在看到这淤青之时不自在的咳嗽了一声,眸光有些躲闪的移了开来,耳尖更泛起了微红。

    豆腐做的腰吗?他有用那么大劲吗?

    墨翎的这一声咳拉回了老军医的愣神,“这是和谁打架了吗,哪个混小子下这么重的手?”

    老军医吐槽的时候,那边墨翎又咳嗽了两声。耳尖更是又红了几分。

    “将军你是不是受寒了,快些将湿衣服换了,等下下官配一些治伤寒的药一并给将军送来。”墨翎的咳嗽声让老军医立马回头关心。

    “咳……”墨翎不自在地又咳嗽了一声,“本将军没事,你只管治好木槿就好。”

    老军医狐疑的看了一眼墨翎,见对方没再咳嗽,又回头看向木槿,“老夫回去给你配些活血化瘀的药等下和退烧药一起送来。”

    “恩,谢谢军医。”木槿无比乖巧的应了一声。

    “好了,你好好休息,老夫先走了。明儿个起来记得自己去军医帐喝药。”说着,老军医收拾了东西便转身离开,经过墨翎身边时还道了一声别。

    老军医一走,营帐内的气氛瞬间变得窒息,至少墨翎是这么觉得的。

    因为坐在床榻上的木槿此刻正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用那双湿漉漉的幼兽眸子,迷茫而呆萌的看着他。

    这眼神让他毫无招架之力更生不起半分责备之意,最后他选择了落荒而逃。

    “本将军还有事,你好好休息。”丢下一句转身就走,他不跟一个病人计较,对,就是不跟一个病人计较,绝对不是招架不住。

    墨翎前脚消失在营帐之内,木槿后脚就笑了,怎么办,她喜欢上了这种欺负他的感觉呢……

    翌日的清晨,木槿是被号角声妥妥地给吵醒的。

    当木槿睁开眼睛的时候,号角声只余下淡淡的回声。

    一夜高烧与一夜宿醉是一个道理,苏醒的人脑子难免有几分晕眩和迷糊。

    晕乎的脑袋反射给大脑自己昨日发烧的事。

    抚着头木槿从床榻上爬了起来,只不过没有立刻起来洗漱,而是就那么坐着,有点老僧坐定的意思。

    木槿喜欢由着性子胡闹,清醒的时候还能克制一点,不清醒的时候,比如生病比如喝酒,她就会完全不压抑的将自己这胡闹的性子发挥的一个彻底,情形越重胡闹的越厉害,在没有人得罪她的情况下还好,若是有人得罪了,呵呵,那个人就得皮绷紧了。

    这个习惯是骨子里的,改不了。

    所以上次被老虎伤了之后她就不怕死的去调戏了将军,那么这一次……

    昨日从清晨起床到晚间入睡的一幕幕犹如过江之鲫一般从木槿的脑中一一划过,划到最后本没什么表情的脸突然绽开了笑容,这笑怎么看怎么有点邪魅的味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