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个感知让木槿一时间忘了吞咽口中的药然后华丽丽的被呛着了,嘴里的苦味那是瞬间袭遍身体的每一个感官。

    “咳……咳咳……”

    墨翎此刻的眸光已经转到慢他一步出来的老军医全贵的身上了,“全贵,受伤的将士们就交给你了。”

    “将军放心,全贵定当尽心尽力。”

    “恩。”墨翎轻应了一声直接转脚离开。

    这一次木槿确信对方是真的无视她了,她咳嗽的这么有存在感,连老军医都看过来了,他竟然走了?

    忍着咳嗽,木槿一口气将剩下的药给喝了,然后朝着老军医点了点头三步并两步的朝着墨翎追了过去。

    “将军。”

    “恩。”

    墨翎的这声轻应应得木槿很心塞,说对方不理你吧,人家应了一声,说理吧,这浑身上下散发的浓浓的疏远味道又是几个意思。

    “早饭我给您放营帐内了。”

    “……”这一次连一个恩字都没有了,且对方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迈着他的大长腿,那一步可顶她两步,为了跟上步伐她不得不小跑着,

    不知是不是木槿的错觉,她觉得对方的脚步越走越快,以至于她光研究怎么走才能跟得上,忘了去说别的,没几下功夫就到了主营帐。

    “去校场候着,准备训练。”帐帘掀起落下,一句命令直接将木槿隔在了帐帘之外。

    站在帐帘外,木槿愣了好一会才道:“是。”

    她就说她昨天作成那样这人怎么没发火来着,更没掐她脖子来着,敢情是玩起了冷处理,她是生病了才有些胡闹的,她是病人啊,将军,不带这么跟病人计较的呀……

    还是说将军终于不打算再纵着她了?

    可是她都有些习惯了怎么办?

    想到这,木槿抬眸看了看飘着白云的湛蓝天空,嘴角勾起了一抹说不起道不明的弧度。

    这真是个不好解决的问题啊……

    ……

    校场上,墨翎一身玄衣负手而立,一身凛冽的大将之风,仅是看着就不由得肃然起敬望而生畏,这是一种战场上浸没出来的气息。

    看着这样的墨翎,木槿似乎又回到了初到军营的那一天,那一日的他就是这般模样,或者说他本就是这般模样,只是她与他亲近了,才感觉他并不是外表看上去那般的冷酷。

    个子小是硬伤,所以木槿又站在了第一列。

    公私分明,即便之前墨翎的疏远让木槿心中莫名的不适,不适到她还没有想出该用什么态度对待他,但此刻他既是将,她就只是兵。

    “知道本将军为什么甄选一批新兵吗?”这是墨翎站了近一炷香的时间之后的第一句开场白。

    “请将军指示。”昨日甄选出来的四十五名新兵异口同声的呐喊道。

    “因为你们是一张白纸,本将军欲将这张白纸雕琢成一把利剑直刺敌人的心脏,你们可愿?”

    “愿意。”这两个字喊得那叫一个热血沸腾。

    “你们或许不能成为最厉害的兵,但一定要成为最忠诚的兵,明白?”

    “明白。”

    尽管只有四十五人,但是那呐喊声却洪荒有力,彰显着兵旅男儿的热血。

    “那边的沙包看见了吧,以后每日清晨的第一项训练就是背着沙包围着月牙坡跑五圈,明白?”

    “明白。”

    “开始。”

    “是。”刷刷刷,四十五人按着队形跑向了沙包,逐一将它们给背了起来,然后便开始奔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