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沙包上有个背带,背在身上正合适,沙包大概三十斤的样子,个子大身子壮士在这个时候就显现出作用来了,而对于像木槿这种小个子又小胳膊小腿的人来说就有些吃亏了,但作为将士就需一视同仁,因为在战场上敌人永远不会因为你个子小不起眼而不杀你。

    背起沙包的那一瞬间木槿有些吃力,要不是一边的王晓伸手拽了她一下,她大概就要摔倒了。

    “你没事吧?”王晓边背沙包边关心的问了一句。

    “我没事,你跑你的不用管我。”木槿拂开王晓的搀扶,深吸了几口气在原地跳动了几下略微适应了一会,这才开跑。

    而此时其他的人早已跑开了,甚至有好些个都跑得不见影了,而木槿这才踉踉跄跄的开跑。

    发了一夜烧身子有些软绵是一个原因,只要还是这身子骨太弱,要不然她也不至于被一头老虎给抓伤,当然这其中也不乏她故意的成分,总之,不管是为了什么留在这个小队中,训练是木槿迫切需要的,所以这一刻她抛开了一切的杂念,只为将这破身子锻炼好,以至于就忽视了她从歪歪斜斜背沙包到踉踉跄跄向前跑之时,墨翎那似有若无飘过来的眸光。

    第一次训练,结果必定不理想。

    当四十五人负重三十斤跑完五圈的时候,已经到了晌午,木槿很成功的吊了车尾,而这只是她今后吊车尾的一个开端。

    第一天训练墨翎倒也没太难为这些士兵,毕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跑完之后直接下了令去吃饭,而这包括吃饭在内的休息时间为半个时辰,所以要是吃的快一些的人还可以抓紧时间回去躺一会。

    放在平时半个时辰已经是很多的时间了,然放在现在这走一步都要喘上好几口的情况,这时间着实不宽裕了,估计他们从这走到后厨再从后厨走回来都要消耗掉一半的时间。

    不管如何,能去吃饭那是好事。

    下午训练的是射击,只不过射的不是箭而是飞镖,这对于没有射击基础的人来说远比射箭难得多,木槿没射靶心之类的,她挑了个最爱的六,所以若仔细观察就发现木槿一下午基本上都将飞镖射在了六上面。

    一天的时间在训练中悄然而过。

    在别人去吃饭的时候,木槿回营帐卷了衣裳去了月牙湖简单的清洗了一下,换了衣服这才去吃饭,吃完之后又去了药帐喝了药,来回一折腾回到营帐的时候已经月上中天。

    营帐里的烛火散发着微弱的光,墨翎不在,不过帐内却多出了一样东西,一样她第一天来就该出现却迟了好些天的东西——一个单独的军用木榻。

    曾经因为它的存在她雀跃,后来又因为它的不出现而彷徨,现在,在这个她还没想好用什么态度对待墨翎的疏离的时候,它这么冒然的出现,让她一时间不知该用哪个词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在木槿盯着这张只有墨翎木榻一半大的小榻发愣的时候,帘帐被掀了开来,一个玄色的身影踏帘而入。

    这一动作惊醒了盯着木榻看的木槿,木槿本能的侧目向帐帘处看去,这一看正好对上了墨翎看过来的目光,很冰很冷很漠然。

    仅看了一眼,木槿就收回了眸光低头中规中矩的对着墨翎抱拳行了礼,“将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