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墨翎没应声,而是将眸光从木槿的身上移到了她身侧那张与他的床榻成九十度摆放的木榻,看了足足有好一会,才收回眸光轻应了一声,“恩。”话落之际,人已经走到了书案边,什么都不说直接吹灭了烛火,然后走向自己的床榻脱下外衣躺上了床,可谓是一气呵成。

    而此时木槿还站在那张小木榻旁。

    帐内的气氛因陷入黑暗而变得有些窒息。

    木槿只是站了片刻,便开始宽衣,脱衣间不小心碰到了腰背,这才想起她腰间的伤还没有上药,胳膊上的伤去喝药的时候已经换过了,而腰和腿她是打算自己回来擦得,而刚刚那么一愣神就错过了擦药的时间。

    而那药若没记错可还摆在墨翎那张榻的床头之上。

    摸了摸腰背,木槿将手中的外套丢到了小木榻上,然后向墨翎那边走了过去。

    顺着平日里的轨迹,木槿爬上了榻,然到了放药的地方摸了好一会都没摸到药瓶,甚至将空着的半边榻都摸遍了也没摸到,轻吐了一口气,木槿瞅了瞅占据半边床榻的墨翎,想张口询问,但又想到他不太愿意理她的疏离,为了不寻不自在,最后决定今晚不上药了,明日起来再找。

    想着就准备按照原路往回爬。

    “是不是找这个?”就在木槿要爬走的时候,身后就响起了墨翎那低沉的声音。

    木槿被声控了一下,然后回了头,虽然没有灯,但透过帐篷上的小窗户招进来的月光已足以让木槿看清墨翎微举起的手中抓着的一个小瓶子。

    她像个无头苍蝇一样找了好一会他不吱声,她这忍痛放弃一走就出声,玩她呢?

    再说了乌漆摸黑的,就能看到个瓶子,谁知道那是不是装着活血化瘀的药。

    就不能丢过来给她看看么?

    腹诽归腹诽,木槿呆看了两秒,见对方没有半分要伸手送给她的意思,就直接前倾身子伸手去拿了,彼时两人之间相差不过半米之距。

    小小的药瓶被修长的手指包裹着,木槿这一抓连带着将那手指也给包裹在了掌心之中,在下一秒她要抽手之际,她啪地一下整个人就那么毫无征兆的趴在了墨翎的胸膛之上。

    木槿的第一反应就是赶快起身,只是刚撑起手又啪地一下趴了下去,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能说她的腿抽筋了吗?不能这么巧吧?可特么的她的腿就在这个时候抽筋了,绝对是她拿药的姿势太销魂了,特么的竟然抽筋了。

    木槿不甘心的又撑了一下手,再次趴了下去,撞得她的那个鼻子呦,他那么不待见她,她还来投怀送抱,简直就是……

    木槿伸手摸上自己的鼻子揉了揉,带着哭音道:“将军,我不是故意的,我的腿抽筋了,能不能让我就这么趴会了,一会儿就好。”爬了三次没爬起来,好歹先解释一下,不然被误会投怀送抱就惨了。

    “恩。”低沉而嘶哑的回应声让木槿瞬间放下提着的心随即瞬间惊悚了,这画风不对啊,难道将军被人附身了不成,这简直就是床上像个人床下又像个人,呸,这都什么比喻,为什么有一种下了床就不认人的意思,这话怎么感觉那么污呢,要疯了简直,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