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想着,木槿默默地缩回了靠向墨翎脸上面具的手。

    木槿的眸光在墨翎的脸上瞄了瞄,最后停在了那有着完美唇形的薄唇之上。

    这玩意她碰了两次,但却次次是意外,而每一次这个男人都一副要杀了她的样子,所以她不确定他会不会哪一天真的要因为这个杀了她,其实吧,她很亏的,怎么说也是她的初吻,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丢了还要每天防着被算账,甚至连个体验都没有,所以是不是坐实了她才不亏?

    想着,木槿垂首一点一点的靠近那薄唇,近到连彼此的呼吸都感觉到了,木槿突然停了下来,要是亲一下他醒了她该怎么面对?在他的认知里她可是男子,所以堂堂一个将军被一个小兵断袖轻薄了,他会真的宰了她的,因为这一次怎么看怎么不会像是意外。

    想着木槿抬起了头,朝那面具的镂空处看了两眼,见那双眸子还闭着,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眼睛不自觉的又朝那唇形瞄了两眼,唔,亲不到有些不甘心。

    要不飞快的一下然后躺回去装死?

    想着木槿动了动身子摆好了一个可以飞快亲完装死的姿势,就在她打算一鼓作气的亲下去的时候,一声高呼声让她像惊着的小猫一般缩到了床榻的内侧。

    “将军……出事了……沈侍郎不行了……”

    这一高分贝,人还没走近,声音就传了过来,能不惊得木槿像只吓着的猫一般吗?

    就在木槿缩回壳里的时候,墨翎睁开了眼睛,并利落的从床榻上起了身,拿了外套边穿边向外走去,看都没看木槿一眼。

    “怎么回事?”帐外墨翎的声音带着冷冷的寒气。

    “昨晚上还好好的,清晨突然上吐下泻,发起高烧,身上伤口都震裂开了……”

    一听到伤口震开,墨翎前行的脚步顿了一下,随即对着营帐喊了一声,“木槿,跟上。”

    坐在床榻上的木槿还处在差点被发现的惊魂未定当中,一听到这命令,本能的应了一声,“是。”

    然后直接麻溜的拿了衣服就冲了出去,直到冲到了墨翎的身后木槿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将军这么叫她就好像知道她是醒着的,她记得他起来时貌似看都没看她一眼,莫不是之前都是醒着的,不对啊,醒着的话会让她那么胡来,要不是来了个小兵,她可就真亲上去了,或许将军那一声就是叫喊她来着,她又不是猪,即便没醒这一声也该喊醒的,是吧?可是她是不是应得太快了,好像她一直醒着似得。

    木槿还没纠结出墨翎是知道她醒了对她下令还是本着喊她一声不应会喊第二声的想法喊她,几人已经到了沈军的营帐之外,而此刻沈军的营帐内弥漫着药味血腥味,老军医和医护更是来来回回的走动着忙碌着,连空气中都弥漫上了焦躁的味道。

    这样焦躁的场景将木槿的思绪从纠结中拉了过来,她还记得墨翎说过这个人是不能死的,所以明明前两天很好看着算是度过危险期的人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一副伤口感染的模样,还特别严重。

    墨翎这边刚到,那边吴海也迎头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劈头盖脸的怒斥着,“怎么回事,好好的人怎么会不行了,你们这群军医是做什么吃的?都是一群庸医庸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