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们俩,将这里收拾干净然后出去,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考虑清楚了。”

    “是。”两个医护应了声,开始麻溜的收拾帐内的东西。

    而木槿在墨翎对着全贵下命令的时候就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这严厉的声音与刚刚让她失魂的声音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卧槽,将军不会是给她施了什么计要弄死她吧,尼玛,这可是温柔的陷阱啊,她刚刚到底有没有答应什么送死的事情?

    该吩咐的都吩咐完了,墨翎直接转身就向帐外走去。

    墨翎一掀开帘子便对上了等在外面的白泽。

    “如何了?”白泽隔着帘帐间或听到了一些,不过不真切,还是询问了一遍。

    “死不了。”墨翎的步伐没有停,“吴海呢?”

    “被我敲晕了让人扛回去了,烦死了。”白泽抬脚跟上,想着刚刚听到了一点又见木槿没出来,更结合之前来时看到的那一幕,白泽压低了声音询问道:“木槿救得人?”

    “恩。”墨翎只轻应了一声,没任何的情绪。

    即便有猜想在得到肯定之后白泽的眸中依旧闪过了震惊,“那他的身份?”有这么一手的人才做墨翎的亲兵,怎么看怎么目的不纯。

    这个时候墨翎脑中闪过了木槿靠到他怀里的第一句话:是你说他不能死我才救的。他忘不了当时听到这句话时他的心漏跳了一拍。

    “总归有我看着,你不用管了,你想想该怎么安抚被你打晕的吴海吧,记得千万别让他去闹木槿。”

    墨翎的前半句让白泽一愣后半句直接让他炸毛了,“墨翎你不厚道,不是你让我拽那吴海出去的么,怎么现在都赖给我了?”

    “我让人拽没指明是你,也不是我让你敲晕的。”

    “不是,墨翎你过河拆桥啊!”

    “恩。”

    “你还真敢应承,我不管,以后小木槿给你做好吃的,你都得留我一份,不然我跟你没完。”白泽嘴上吵吵着,脚步却转移了方向,不再跟着墨翎,为了秉承沉默就是答应这句话,白泽不等墨翎出声,直接一溜烟的就走了,那叫一个迅速。

    熟知白泽尿性的墨翎,连一个眼神都没丢给白泽,径自走着自己的路。

    ……

    比起面对一团看不顺眼的肉一天,木槿更喜欢在黄土里奔波一天,要知道从昨日起以后的每日都由将军给他们训练,尽管将军大多数时候做的比说的多,但好歹一天下来还能时不时的听到将军的声音,这是多大的福利啊,要不是和将军有交换条件,她真是疯了才在这团讨厌的肉面前坐一天。

    她决定了,她的交换条件就是让将军给她读十万本话本子,这样才能慰藉她这寂寞了一天甚至还要好几天的耳朵。

    营帐内,木槿半眯着眼睛,无聊的边甩着绷带边在心中腹诽,一想到以后可以让墨翎给她读话本子,每天能听到那美妙到慰藉身心的声音,她简直就是幸福的冒泡。

    “木槿。”

    瞧,这声音喊着她的名字是多么的美妙,简直舒服的不要不要的。

    “木槿。”

    若说刚刚那一声是萧瑟的秋风那么这一声就是凛冽的寒风。

    瞧,她的名字都能被这个好听的声音喊出季节的味道。

    “若本将军是刺客,木槿,此刻你已经去见阎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