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刺客?阎王?

    木槿一个激灵睁开了半眯的眸子刷地一下子站了起来朝右侧看去,许是起得太急连凳子都倒了还砸了她的脚,而她此刻哪里有时间去管被砸到的脚,双手抱拳行礼,“将……军……”此刻的木槿就像个上课开小差被老师抓到的学生。

    倒不是木槿害怕墨翎,即便他此刻像一座恶煞的门神。

    只是当你在意|淫一个人虽然只是他的声音,这个人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你能不惊悚心虚一下么。

    “吃了没?”

    还是那凛冽寒风的声音,但是这内容?

    画风不太对啊!

    木槿抬眸疑惑地看向墨翎。

    “本将军的话很难懂?”

    “没。”果真是下了床榻就不认人么,这迫人的气势真是……

    呸,都什么跟什么,好似她跟他有什么似得。

    “没吃饭还是没听懂?”

    “没吃饭。”这一次木槿回答的很利落。

    “全贵呢?”

    “大叔岁数大了,我让他先去吃饭了。”

    “你也去吧,本将军守着。”

    “啊!”

    “难懂?”

    “不……不……不……”为了避免自己再像个傻帽似的,木槿直接一溜烟的走了,她是不是守着一团肉守一天守傻了,她怎么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为什么她觉得自己有点怂,前儿个撩拨人的气势哪去了?好吧,她不得不承认在特别清醒的状态下她这小贼胆还是不够贼,啊……伤脑啊……

    主要是将军不安套路出牌啊,她要怎么破?

    昨儿个明明感觉故意疏离不理她,今儿个怎么就恢复常态了,既没刻意的疏离也没要掐死她的疯狂气息,她完全就看不明白啊!

    或者说让她吃饱了喝足了待宰?

    待木槿吃饱喝足简单梳洗一番回来之时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了。而她的心情也平静了许多,或者可以用做好了被严刑拷问的准备这句话来描述比较贴切一些。

    木槿觉得墨翎就是一个自带冰属性的存在,有他在这个帐篷里,连帐篷里燥热的气息窦减退了许多。

    烛火摇曳,即便旁边有一团不太顺眼的肉,但不得不否认无论在哪一种场景下墨翎总是能瞬间吸人眼球,她是因为喜欢他的声音才会出现在他的左右,而十来日的相处她也不得不赞一句这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魅力到她想将他扳弯,魅力到她想打破他这一身深沉,魅力到她想……

    “没有什么想和本将军说的吗?”

    墨翎的开口打断了木槿的臆想。

    这话有些耳熟,那日招待沈军时她为了不让他腹泻出言阻止后来被罚了,回来之后他也是这么问她的,当时她怎么回来着?

    “将军想知道什么?”

    “看你想说什么?”

    多么熟悉的对白啊。上一次她选择了沉默等着他问,而这一次她想直接说。

    “将军。”

    “恩。”

    “若是我的回答让您满意了,您能不能满足我一个要求?”

    墨翎觉得自己有些气乐的感觉,第一次有人敢在被审问的时候和他提条件。

    墨翎没出声,木槿没在意,而是接着道:“很简单的要求,就是我喜欢看话本子,可是不识字,能不能请将军给我读几本话本子?”

    第一次就是用来被打破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