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墨翎再次见证了一个小兵敢要求将军读话本子的第一次,他到底该说这小子是不知天高地厚还是不懂人情世故。

    “本将军以为你该急着向本将军显示你的才能又或者急着想法设法证明自己不会是细作,而不是说这些毫不相干的东西。”

    有要求这事木槿是临时起意的又或者说是个试探,而今得到这个答案实在不太美好。

    “将军说我救活此人就兑现我一个承诺,若是我想要将军给我读十万本话本子,可以吗?”

    听到木槿的话,墨翎直接怀疑木槿不知道他一方将领的一个承诺意味着什么,莫不是在她的眼里他的承诺就等于十万本话本子。

    “在本将军这里没有若是这个词,木槿,有些话想好了再说。”墨翎不想背上一个欺骗的骂名,倒不是在意而是不至于,木槿救了沈军的确替他省了很大的麻烦,也值得他一个承诺,他这是尊重对方也是尊重自己。

    她的话很像玩笑吗?

    虽然墨翎说的很严谨,但是木槿就听出了一种你别开玩笑的意思。

    好吧,她也就是说说,人还没彻底脱离危险,她也不好意思去要这个承诺。

    木槿眼中的随便说说在墨翎眼中就是狡辩,他觉得木槿是在用胡扯来企图逃避一些他需要她说的话。

    木槿今早漏的那一手很不简单,他懂她也懂。但她的那因为他说沈军死了会麻烦才出手的话让他无法像审问一般犯人那般审问她,他在给她机会辩白,但显然她不是很想要。

    他不是一定怀疑木槿是奸细之类的,只是任谁也不能放一个不知底细且随时给你想不到的意外的人在身边,特别是这个人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他的情绪,即便经过了两日的调整他已经有了应对之法,但却不可否认她在一定程度上能影响到他,现在的影响不算太大,最多让他有些烦躁,却不能保证以后会仅限于此,所以一切都需要扼杀在摇篮之中。

    “没人规定会医术不能当兵吧,将军?也没有人会什么就成日挂在嘴边吧,将军?”

    木槿有些无赖的话直接证实了墨翎心中她要逃避话题的臆想。

    “既然医术了得就该物尽其职,不如本将军直接将你调入军医帐……”

    “不要。”一听要调自己走,木槿想都不想就反驳了,“将军你怎么可以耍赖,说好让我做你亲兵的,我考核都通过了,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再说了将军训练那么一批人定有大用的,有个会医术的不好么,或者以后将军有个小病小痛什么的,我也可以成为你的专属军医,这不好吗?我本就是你的亲兵做你的专属军医也不会有人说你滥用私权什么的,将军的亲兵除了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上得了战场下得了务房,还能大病小病大伤小伤都治,这简直就是出家旅行必备,这么好的亲兵将军不要岂不是很亏?”

    开什么玩笑,她那么辛苦留在他身边,为了让他不麻烦都漏老底了,他竟敢不要她?

    墨翎本来只是随意一说,也算是个小小的试探,没想到木槿的反应那么激烈,只是那倒豆子般的自我推销真的是让人怒也不是笑也不是,还从没有人这么推销自己的,不得不说在墨翎千篇一律的生活中,木槿是个有趣的存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