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恩,有点。”不知是不是觉得木槿有趣,墨翎出口的话语竟然带上了点笑意。

    画风突转,从严刑拷问的架势转变成禁欲系的诱惑,木槿一时间有些承受不住,心脏漏跳了一拍。

    若是哪一日一句句情话用这醉人的声音说出,木槿觉得自己定是半分也招架不住,就是对方要月亮她都要上天给他摘下来。

    因为面对面,木槿的一切反映都属于本能反应,所以那在听到那带着低笑的禁欲系声音而晶亮的眸光半分不差的落入了墨翎的眼中,此刻的墨翎只当木槿是因为不用去军医帐而高兴,完全不知道她是被他的声音给迷醉了,直到某有一天他知道了,而从那之后这成了墨翎让木槿就范的一个利器。

    墨翎觉得今晚是不会问出什么了,他也没奢望她能说出什么,只是试探一下而已,时间会证明一切。

    “照顾好沈军。”在木槿还沉浸在那禁欲系的低笑中没回神的时候,墨翎已丢下一句话甩袖离开,独留木槿与那床榻上一团不太顺眼的肉。

    三天后,在木槿与全贵配合的悉心照料下,沈军终于从鬼门关转一圈回来了。

    沈军前脚醒了,木槿后脚就让守在门口的士兵去向墨翎禀报了。

    除了第一日夜晚墨翎过来审问了一下,这两日连个影子都没看到,更不要说听到他的声音了,木槿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条被搁浅在沙滩上的鱼,急需要甘露来滋润。

    当墨翎掀帘而入的那一刻,哪怕只是看到那一袭玄色的身影,木槿窦觉得自己被滋润了。

    “将军。”迫切的想要听到墨翎的声音,木槿连忙叫了一声。

    “恩。”相比于木槿的迫切,墨翎只轻应了一声,便将视线转向了趴在床榻上侧着头的沈军。

    此刻的木槿可谓是久旱逢甘霖,墨翎的一个轻应就让她餍足的眯了眯眼睛。

    墨翎大步前行站在了沈军侧头能看见他的地方,“沈侍郎感觉如何?”

    木槿喜欢的是墨翎的声音,不管他对谁说话,只要能听到他的声音就好。

    所以在墨翎与沈军对话的时候,她挪了挪脚步站在了墨翎身后一米远的地方,仿佛享受一场美妙的音乐会一般享受着墨翎的声音。

    “墨……将军……”大概是昏迷了好些时日的缘故,不仅说话有些困难且声音很是嘶哑,跟个破锣嗓子一般。

    对于这种杂音,木槿皱了皱眉头自动掠过。

    墨翎不是真的要听沈军说些什么,见他已经能勉强开口说话且意识清醒,对此已经很满意了。

    “刚醒不用急着说什么,醒了就好,好好休息,等过两日你身子硬实些,本将军便让人送你去罗沙城,城里的条件者比荒野好许多,适合沈侍郎养伤。”

    都是官场上混的,沈军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但身体的虚弱告诉他自己被折腾的,当日的疼痛那是记忆犹新,所以能活着已经是感激。

    “多谢……将军……”

    “本将军就不打扰你休息了。”话落,墨翎转脚向外走去。

    福利这么快就结束了,木槿眼巴巴地看着墨翎朝帐外走去的身影,眸光里有些幽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