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木槿几乎弯都不转的直接窜到了墨翎的身后,然后一手抓着他的袖摆,噼里啪啦的就开始告状,“将军,吴监军非要我去给他儿子看伤,我都说我医术很菜他都不信,要是能治好吴千户那就罢了,要是治不好,吴监军还不得扒了我,再说了,我可是接了将军的令专门看顾沈侍郎的,我怎么能违抗军令呢?吴监军让这么多人围堵我,他这是要公然违抗将军的军令吗?还是说看着我小欺负弱小,怎么说我也是将军的亲兵,看着是小了些,可他这般公然以大欺小看着是在欺负我那可是在明晃晃的打将军的脸啊,打了一方主帅的脸,这可不是打了一方所有将士的脸吗?敌人还没敢打脸,自家人就开始打脸,吴监军真的是我们的监军吗?”

    木槿不拐弯直接躲在墨翎身后莫名的让墨翎来之时的那股子气闷缓解了些许,却也只是些许。

    木槿这噼里啪啦一顿说,不仅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说清楚了,更直接给吴海冠上了以大欺小的罪名,这还不够,直接上升到打将军脸面了,最后一句更绝,什么叫是我们的监军,难不成还是敌人的不成,这绝对是含沙射影的说吴海是奸细啊!

    吴海脸绿了,他还没听出这最后的意思,但白泽与墨翎却听出来了,他们再一次见证了木槿的利嘴。

    “小木槿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什么叫我们的监军,不是我们的难不成还是敌军的吗?”白泽绝对是个不嫌事不乱的,虽然下半句是奸细什么的没说,但这一句足以吴海在震怒的同时惊出一身冷汗。

    “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白副将注意措辞。”吴海铁青着脸义正言辞的纠正了一下。

    “我乱说什么了吗?”白泽很是无辜的左右看了看说了这么一句。

    “没有。”木槿很给力的附和了一下,并转眸给了白泽一个肯定的眼神。

    对视的瞬间两人心照不宣的一笑。

    收拾木槿,墨翎从来不差这点时间,尽管猜到了木槿去寻白泽大概就是为眼前的困境,心中更是因此很不舒服,但这并不妨碍他在收拾木槿前先收拾吴海。

    “沈侍郎刚醒不过半日,身子还很虚弱,吴监军便如此大张旗鼓的在这里吵闹,莫不是见不得沈侍郎好?”

    木槿的话是含沙射影,墨翎的话那绝对是怎么直接怎么来,大有不将吴海给气死不罢休的意思。

    吴海脸更绿了,木槿却心里爽翻了,以至于拽着墨翎衣袖的手不自觉地又紧了紧。

    “墨将军言重了。”他能跟木槿横却是不能跟墨翎横的,“只是小儿身子不适,这不是听说墨将军的亲兵有一手,这才来请小兄弟去看看的吗?”

    “吴监军的请好生别致,很值得本将军学习,等下次本将军有事去寻吴监军的时候也这么个请法。”

    “墨翎你……”墨翎将吴海与一个小兵等价比较气得吴海直接失口,但喊了一个名字却生生止住,毕竟是他有求于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