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木槿,本副将记得你被老虎抓伤那会,还跑了半个山坡的路,半边身子都红了,也没听见你喊一声,还淡定的问我考核过没过,年纪不大,韧性倒是不错。”木槿一开口,白泽就感觉到了她的鬼主意,于是很适时的开口夸奖了木槿一下。

    吴海听着本没什么,虽然老虎那事是他做的,但山林野兽多,真要追究起来这也不好追究,只是听着听着联合随着走进越来越大声的属于他儿子的喊叫声一想,吴海顿时有钟要将自己挖坑埋起来的感觉,这不是在含沙射影他儿子不如一个小娃娃吗,这么一点痛都受不了,他这老脸真是被丢干净了。

    没人管吴海在想什么,木槿接着道:“说来可惜那只老虎了,本来说要烤着吃的,结果我这胳膊上的伤让我不能乱吃,就这么错过了一顿美味。”

    “你可惜啥,我也没吃到,谁都没吃到,那老虎最后被墨翎给扔到深山去了。”

    木槿一直不知道老虎的去向,只是不能吃便没真的要墨翎给她烤了,今儿个本来是说说挤兑吴海的,倒是得了这么个消息,虽然自己吃不到别人也吃不到这种心态不太好,但是木槿表示很高兴。

    于是她扯了扯墨翎的衣袖,墨翎被她扯得侧首看向她,然后她给了墨翎一个大大的笑,“将军,真好。”

    不是那种故意带着撩拨的话,而是真心实意的简简单单的表达,这笑让墨翎内心的焦躁平复了下来,同时也有点心虚,因为那只虎倒不是像旁边这两人以为的那样,而是因为那日他被木槿一撩拨一烦躁扔了老虎纯属是泄愤,只不过后来木槿没问他忘了而已,今日被这么提起来,他是心虚的,不过谁让她撩拨他的,所以这误会就让它这么误会着吧。

    也不知是出于心虚还是出于木槿这抹笑,墨翎轻应了一声,“恩。”便转了首。

    即便墨翎的这一声有些敷衍,不过木槿还是很愉悦。她这一高兴吧,兴许待会儿吴庸不会那么惨。

    几句话的功夫,几人已经走到了营帐面前,守帐的士兵对着几人行了礼,然后打开了帘帐。

    吴海是肥胖型的,吴庸却是瘦高型的,若不是两人的长得很像,这乍一看还真看不出是父子。

    许是怕吴庸自己瞎滚动将刚长好的伤口浓裂,此刻的吴庸像只待宰的猪一样四肢平趴的用绳子绑在木榻的腿上,如此做派他除了哀嚎什么也做不了。

    漏在衣衫外的臀部上方和腰背处鲜红一片,虽不是血肉翻飞,但却没有一块好的肌肤,由此可见吴庸那一百军棍很是实在啊,不过肯定也放了水,不然不过才半个月这人就有这么大力气喊叫,说没放水是个人都不信。

    “爹啊,我疼死了,快放开我,救救我,爹……”

    最先入帘帐的是吴海,吴庸一看见吴海直接就哭喊了起来,差一把鼻涕一把泪就能与刚出生的小儿媲美了,吴海只觉得一张老脸丢光了。

    “嚎什么嚎,不过就是些小伤罢了。”吴海厉着声斥了一句。

    吴庸先是一愣,随即又吼了一句,“爹……”还想说什么,在吴海的身子让开露出后面的墨翎白泽与木槿时硬生生地闭了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