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白泽看了看已经黑了的天色,没觉得墨翎这话有毛病,便应了声,“好。”

    关于剁椒鱼头的事白泽还记得,不过一想墨翎说要治木槿的罪,这会子说不好,就只应了一声便离开了,关于那鱼头的事下次找机会再说。

    “去吃饭洗漱吧。”墨翎对着木槿说了句便抬脚向自己的营帐而去。

    木槿觉得自家的将军今天特别好脾气特别体贴人。

    “哦。”嘴上哦了一声,脚下却是跟着墨翎的脚步,这没什么毛病,为了可以每天看见墨翎说上一两句,木槿的衣物都是留在将军营帐的,只是前几日每日去的时候墨翎都不在罢了。

    正好她有事要与将军说,就先去取衣服洗漱好了,不然等下吃了饭找不到将军,这肚子里的话实在不好留着过夜。

    墨翎就跟没听见身后的脚步声似得,自己走自己的。

    木槿不知道她前两日没见到人是墨翎故意避着的,而今晚有帐要算,即便木槿先去吃饭回来之后也会看到墨翎的。

    一路走来时不时的有巡逻的士兵对着墨翎行礼,每一次墨翎都只是轻应了一声。

    从沈军的营帐到墨翎的营帐并不需要走太久,大概半柱香的时间就到了。

    天色已经暗黑,木槿是跟在墨翎身后行走的,所以进营帐也是墨翎在前木槿在后。

    帘帐掀开在落下之前,木槿很自然的一个擦身跃了进去。

    然脚步还没站稳,她只觉腕间一股力道拉得她一个局促,再然后她整个人就被压在了营帐之上。

    咳,说压夸张了点,中间还有那么半尺的距离,不过她的的确确再次被将军壁咚了,鉴于有前车之鉴,木槿倒是没那么多奇怪的想法,只想着自己是不是哪里又不小心得罪将军了,他这又是要跟她算账了。

    为了不发生上次那种要随时会被杀的意外事件,木槿本分的低着头。

    墨翎显然也不想发生那种意外事件,虽然将木槿双手举着压在营帐之上,不过人却偏木槿一点站着,而不是正中间那种一抬头就能亲到的位置。

    “木槿,你可还记得你是谁的亲兵?”墨翎向前微微压低身形,靠着木槿的耳侧说着这句话,压低的身形释放出来的是满满的压迫。

    然木槿却好似没感觉到一般,只觉得那喷洒在耳侧的气息让她耳朵好痒好难受,特别是那低沉的声音,简直就是满满的禁欲系诱惑。

    “将……将军的……”声音太过醉人,醉人到木槿话都说不利索了。

    “既然知道以后有事记得寻本将军莫要麻烦他人,省得到时候还要本将军替你还这份情。”话落,墨翎便松开挟制住木槿的手站直了身子转身朝书案走去。

    与其说那是松不如说是甩,好似在甩什么不想触碰的东西一般,而对此木槿早已习以为常,完全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此刻木槿的心思全部在墨翎刚刚留下的那句话上。

    莫要麻烦他人?

    是在说今日她让人寻了白泽而未寻他吗?又或者是在说以后她有任何事都可以来寻他庇佑是这个意思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