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个意思木槿光想想就觉得莫名的愉悦,深怕自己理解错,木槿连忙几步上前拽住还差两步就要走到书案的墨翎。

    而此刻墨翎正微微倾身要去点书案上的灯。

    木槿这一扑直接让墨翎向前一个局促,摔跤倒不至于,但这么扑上去碰倒了油灯,衣服脏了是小,书案上的文案花了才是大事。

    于是墨翎当机立断向一侧闪去,更不忘反手抓住木槿,而书案的一侧放着的是之前白泽在这里时坐的椅子,墨翎这一闪是下意识的,根本就忘了这椅子,以至于脚下被椅子一磕直接就着椅子就坐了下去,而被他拽着的木槿就那么直扑扑地扑进了他的怀里,墨翎窦被椅子磕到了腿更何况木槿,于是扑过去的木槿就那么华丽丽的坐在了墨翎的腿上。

    这一次木槿幸运的没磕到鼻子,只是这抱个满怀还坐在大腿上的姿势……

    完了,这是木槿意识到姿势不对时的第一反应,此刻哪里还顾得上去想自己原来扑过来究竟是为了问什么的,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远离。

    木槿是个行动快于思想的人,脑子里想法刚有,身子已经站起了一半,不过下一秒却被拽了回去,且只觉被拉着的那个手腕不是自己的,感觉都要被捏碎了。

    木槿此刻哪里还顾得上要站起来,直接用空落的手去按住手腕上那只要将她手腕捏碎的手,“将军,我不是故意的。”软糯的话语带着哭音。

    “每次除了这句你还会说什么?”墨翎用另一只空着的手捏起木槿的下巴,迫使她抬眸看着他。

    他不懂为什么他的自制力在她扑入怀中的那一刻就会受到动摇。

    “啊!”想着求饶的木槿因着墨翎的话瞬间愣住,而被迫抬起的眸子就那么放在墨翎的眼前,以至于她听到他问题的瞬间眸中闪过的疑惑迷茫被夜视能力很好的墨翎给看了一个正着。

    瞧,这就是他的亲兵,明明用着很害怕被责罚的语气求饶,眸子里却没有半点惧意。

    墨翎觉得或许就是她这表里不一的样子让他……

    没等木槿反应,墨翎直接双手并用将人从他的怀里推了出去,木槿一个站不稳跌落在地,而墨翎却拍了拍衣摆就那么坐在椅子上,“刚刚来拉我是想说什么?”

    想说什么?无论想说什么,木槿此刻一点也不想说了。

    前一刻还说着以后有麻烦事都可以照着她的人下一刻就翻脸不认人要捏碎她的手腕,这人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这么阴晴不定。

    木槿没急着起身,就那么坐在地上,伸手揉着自己差点被捏碎的手腕,虽然不至于碎,但木槿觉得淤青是一定的了,所以她到底为什么要巴巴的跟着他回来,为什么想着要告诉他吴庸体内的异常。

    被推开被甩开早已习以为常,但这一次……不开心呢……

    明明不久前她还扯他袖子躲吴海来着,他更为了为了护着她与吴海怼了起来,就在刚刚还说以后要护着她的,现在却又这般对她,这是跟她玩天堂到地狱的游戏吗?

    她都讨饶了,为什么还要这般对她,知不知道不是谁都能让她讨饶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