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木槿没有出声,也没有起身,就那么坐在地上,一手捂着另一手的手腕,半低着头。

    空气中的缱绻随着沉默一点一点的消散,消散。

    墨翎习惯了木槿像只树懒一般推开又黏上来,推开又黏上来,明明他对她很是冷漠疏离,她却总是能一张笑脸对着他。

    而今这般沉默竟是让他很不习惯,有些如坐针毡,更是第一次有些隐隐后悔刚刚推开她。

    然不管墨翎内心怎么想,他始终如一尊佛雕一般冷冷地坐着。

    一个冷冷地坐在椅子上,一个有些可怜有些狼狈地坐在地上,谁也不说话,就好似在比较谁更有耐心一般。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木槿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摆上的灰尘,“我刚刚拉将军是想说吴庸体内有一种不好的东西存在。”

    墨翎比木槿慢了一步,他脚下已经用力,却始终是比木槿慢了一步。

    有时候慢了一步有许多东西都会跟着慢一步。

    “什么东西?”无论是从接木槿话的角度还是从事情严重性的角度,墨翎本能的反问出口。

    “什么东西?”木槿好似没听清一般的重复了一遍,随即带着点听不出意味的嗤笑道:“谁知道呢。”

    谁知道呢。

    话一落,木槿就向放着衣物的小木箱走去,径自取了衣物。

    而墨翎因木槿那不明意味的笑定在了那里,突然间就不想问了,问了又如何,问了她也不会说的。

    “木槿先去洗漱吃饭了,将军告辞。”取好了衣物,木槿转身向营帐外走去。

    直到走出了营帐,看到了那漫天的繁星,木槿才觉得堵在心头的烦闷散开了些许。

    她有什么不高兴的,这是个没有人权的社会,他对她已经不错了,不是说都已经习惯了了么,人家说的也没错,哪里那么多的意外,人家都说了不喜欢人靠近,她每次都砸人家身上算个怎么回事,她究竟要不高兴个什么劲,以后离远点就是了。

    她喜欢的是他的声音,只要好好的喜欢他的声音就是了。

    又不是喜欢他的人……是吧……

    翌日,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感受到了木槿不太美丽的心情,竟然下起了大雨,淅沥哗啦跟盆洒的一般。

    沈军已经醒了,不需要与老军医两人一起守着。

    老军医是个好人,怕她一个小孩子总呆着闷,若是想去哪就去不比顾忌他,只要不要出去太久就行了。

    看着漫天的大雨,再想想昨日应承白泽的事,虽然不是白泽一个人的功劳,但是他既然来了,这份情她是要还的。

    取了伞,木槿脱了鞋卷起裤脚光脚踩在满是水渍的地上去了白泽的营帐,这么大的雨该是没有训练的吧。

    木槿并没有花多少心思就寻到了白泽,寻到白泽的时候他正歪在自己营帐里的木榻上。

    一见光着脚的木槿连忙起了身,“满天的大雨,你来寻我有事?”

    “鱼还吃不吃了?”对白泽木槿倒是随意的像朋友一般。

    听到木槿的话白泽的眸光瞬间就亮了,“吃,吃,当然吃。”

    “月牙湖那么大,我可抓不着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