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三天的时间转眼即逝。

    时间一到,木槿迅速的从沈军护工的这个职位上退了下来。

    这几日虽然在照顾沈军,但是她的胳膊或多或少得到了休息,好的也七七八八了,至少不会一用力就出现伤口撕裂什么的,至于碰水还是需要再等些时日的。

    才过去六日,然重新出现在训练场的时候,或多或少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今日要练习的是格斗,给你们一个时辰的学习时间,一个时辰后随机组队练习。”墨翎的训练从来都直奔主题没有半句废话,简单的交代了一下今日的任务,他便开始了亲自演习讲解所谓的格斗。

    先是他独自演练几遍,然后寻了士兵做陪练对手,又演练了几遍对打,将所教招式更加透彻的演练给在场的士兵。

    不管木槿心里对墨翎是个什么情绪,此时此刻,她只是兵而他只是将,她从来不会觉得多学些什么是坏处,所以学的很是认真。

    一个时辰的教习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墨翎的一声令下,所有兵士自行组队。

    若是双数人还好,偏偏是单数人,所以无论是从缺席了好些天训练还是从这个亲兵头衔,木槿都成了那个被排挤在外没有对手的那一个。

    格斗什么的与同伴喂招从来都是比自己独自演练要有效果得多的。

    这是一处深处树林单独开辟出来的训练场,整个训练场上就这么几十号人,所以木槿被这么一孤立那是孤立的太过明显。

    而作为将军和教练,墨翎完全没有半分差一个人我陪你练的意思,就好似没看见单独落下的木槿一般,径自靠着一根树干看着那混乱在一起的四十四人,时不时的还开口提点两句。

    看了看方圆三米之内无一个活人,木槿眨巴了两下眼睛,这算是被孤立了?再看一眼十米外靠着树干的那位,木槿又眨了眨眼睛,将军果真是铁血啊,对她这个亲兵是半点没有要照顾一下的意思啊,就这么看着她被孤立,她前日的那顿鱼真是白煮了。

    不过山人自有妙计,人没有,树可多得是。

    于是在大家时不时瞄过来的眼光中,木槿直接选了一棵就进的树踢打了起来。

    有人以为木槿因为被排挤难过的去踢打树木泄愤了,不过也有少数人看出了木槿的训练意思,但却觉得这远不及活人来得深刻。

    “翎哥哥……”

    全是男人的训练场,除了被踢到时发出惨叫声再无其他的训练场,突然就那么插进来一道如黄鹂般的声音,整个训练场包括木槿在内的所有士兵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顺着那声源看去。

    没有出现想象中与这声音匹配的拂柳之姿,但是却出现了一个纤细的少年郎,唇红齿白的,即便穿着一件男儿装,却是一眼就看出了那女子身份。

    这样的一个少年郎无论是从白皙的肤色还是举手投足间露出的娇态就不难看出是个女儿家,这一身男装不过就是个摆设罢了。

    少年郎如一只雪兔从山林深处蹦入了众人的视线。

    “翎哥哥……”伴随着那欢乐的身影传来的又是一声甜蜜的不能再甜蜜的叫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