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墨翎只转眸看了一眼,就将视线落在了好似定格住的众士兵身上,“都学会了?需不需要本将军帮你们过过招?”

    墨翎的话绝对是打破这定格画面的魔咒,几乎所有人在下一刻重新进入了打斗状态,有些人依旧有些心不在焉,不过在被对手趁机揍了两三下之后,顿时不好了,男儿的血性瞬间被激起,开始奋力的反攻。

    “翎哥哥……”这是罗莲唤的第三声,而此刻罗莲已经奔到了墨翎的面前扯住了墨翎的臂膀,笑得那是比挂在天上的太阳还要灿烂。

    翎哥哥,叫得可真是亲热。

    不是说不喜欢别人靠太近的吗,这么被人扯着臂膀半点反应也没有是几个意思,不就是那人比她高点比她白点胸比她挺点屁股比她翘点吗,凭什么待遇就比她好那么多。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她这是还没发育好不好。

    不对,她发育不发育跟墨翎又有何关系。

    木槿突然变得很烦躁,以至于在墨翎一声警告下,踢打树木的力度一时间增加了许多,踢得那叫一个啪啪响,就跟不疼似得。

    墨翎扫视了一眼重新进入训练状态的士兵,随后才将眸光转落到这个拉着自己衣袖的少女身上,“你爹呢?”

    “白哥哥招待着,本来白哥哥是要派别人来寻你的,我这不是自告奋勇了一回,嘻嘻……”

    “军营里女子不得擅入,你这是明知故犯。”

    “哪个是女子,我可是堂堂正正的男子。”罗莲梗了梗脖子。

    “好吧,你是男子,是本将军眼拙了,那么请这位少年前面带路。”

    “必须的。”说着罗莲松开了拽着墨翎的衣袖在前面做起了领路兵。

    很快,罗莲与墨翎的身影穿过树林消失在了训练场上。

    墨翎这一走打得特别卖力的一群人突然停了下来开始八卦。比如这女扮男装的少年究竟是谁,再比如没想到铁血的将军竟然还有这么柔情的一面,又比如这位会不会是未来的将军夫人什么的,总之彻底贯彻了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这一句名言。

    当然,并不是全部停了下来,至少还有一半的人在继续训练,而这一半的人里包括了木槿。

    别人在八卦,而每八卦一句,木槿踢打树木的力度就忍不住又用力了几分,每八卦一句就忍不住用力几分,最后都不知道是在练手还是在单纯的踢打了。

    至少在观看的人眼里是这样,所以有些个心里对木槿已经有很大成见的人忍不住从对魔力的八卦中脱身,开始对木槿进行人身攻击。

    “呦,这不是将军的亲兵吗?这是在作何?在拿树木泄愤吗?作为亲兵就这么点本事吗?”

    木槿好似未闻依旧踢打着树木。

    “瞧这可怜见的,不如哥哥陪你练练。”又是一人开口,不过这人开口的同时,一脚踹向了木槿踢打树木的腿。

    作为在深坑里见识过木槿腿功甚至亲自体验过的李牧深深的对那挑衅的黄兴进行了一下同情。

    其他几个见识过的也默默地替黄兴哀悼了一下,同时也繁衍了一下看好戏的心情。

    是个人就会有嫉妒心,不同的是个人的控制程度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