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就这样,一个说一个写,不知不觉过去了小半个时辰,木槿可谓将每一个注意的细节都说了一遍,直接导致墨翎洋洋洒洒的写了七八张纸这才算结束。

    “在这等一会。”写好之后,墨翎拿着纸张吹了吹,然后放在一起叠好丢下一句便向外走去。

    这阵仗是送东西去了。

    木槿站了小半个时辰腿都酸了,也不管墨翎是要出去多久,墨翎前脚走,她后脚就在墨翎刚刚起身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并趴在了桌子上。

    说累这半日的路程对她来说不算什么,但她架不住这身子耐力不够啊,所以她也算是累了,别人都去休息了,她还要折腾着又看病又要念注意事项的,要不是她说不识字,还得她来写,真是够累的,不过等下有好吃的,这也算是等价交换了一回。

    木槿这身子的耐力比木槿想象的还要差,墨翎不过是出去了一会,回来后便见到刚刚还据理力争要吃饭的人趴在书案上睡着了。

    睡着的木槿让墨翎脚步不自觉的放轻了。

    其实注意事项并不是那么着急,明早写也是一样,但他只有这样才能有个名正言顺的将她留下来。

    而这个心思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该远离她的,也正在做,可却还是忍不住想要接近她,特别是在午时看到她的唇印上白泽脸颊的那一刻,只有他自己知道当时用了多大的耐力才忍住没上前强行将两人分开。

    有些东西,即便不该存在即便不能存在即便不愿存在它终究还是存在的,且存在的让人无法忽视。

    思绪间墨翎已经走到了木槿的身边,并伸手按上了那柔软了的唇左右擦拭着,好似在擦拭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

    大概是木槿饿极了,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在墨翎伸手按上她唇的时候,她竟然张口将他在她唇上左右滑动的手指含在嘴里,还伸出舌头舔了舔。

    这一含这一舔这一陌生的酥麻感,让墨翎僵硬在了当场,直到他的手指被那贝齿咬住,那隐约的刺痛感让他回神并猛地抽回了手指。

    比起这刺痛更多的是无法言喻的酥麻。

    这一抽似乎惊动了木槿,她慢悠悠地睁开了闭着的眸子,这一睁让墨翎有些做贼心虚的将刚刚被她含在口中舔动此刻火辣辣的手指别到了身后。

    就在他以为木槿要说什么的时候,木槿又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将军,我好累,我想睡觉,饭能不能欠到明日再吃。”

    软软糯糯的声音好似梦靥。

    这撒娇似的声音墨翎好久没有听见了,自从那晚她跟他进账被他推开就没再听到过了,此刻听来竟有些让人回味,这般的她才该是最初的她,这几日满身是刺的她让他好不适应。

    墨翎没有立刻应声,就那么站着,身后手指的灼热让他一时间根本无法开口。

    大概是因为没有得到回答,木槿闭着的眼睛又微微的睁开了些许,“将军……好不好……”此刻的木槿像极了要糖吃的稚子,偏偏就是这副模样让人无法抵抗。

    “好。”墨翎哑着嗓子应了一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