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将军真好。”木槿勾着唇满足的笑了笑,眼睛睁开的一条缝也眯了起来,像足了一只餍足的猫。

    一句不含任何杂质的话让墨翎的心不自觉的柔软再柔软。

    迟疑了一下,墨翎弯腰伸手去将趴在桌子上的人横抱了起来。

    似是感受到了墨翎的温度,木槿下意识的在他的胸膛上蹭了蹭。

    墨翎有些僵硬的低头看向木槿,见她闭着眸子,才知这是她下意识的动作,所以她潜意识里还是信任他的?

    这个认知让墨翎不禁又愉悦了几分。

    转身几步便走到了床榻边将人放了上去,并替她脱了鞋袜,看着那与他手掌一般大的脚,墨翎才发现木槿的脚好小,脚趾更是白皙圆润,他一个没忍住握在了手里。

    不知是不是墨翎握得有些用力让木槿不适了,她忍不住甩了甩腿,木槿这一动吓得墨翎立刻松手后退,直到见到床榻上的人依旧闭着眼睛只是换了个睡姿跳动的心才微微平息。

    墨翎不敢再看木槿,几步走到桌边拿起桌上装着茶水的冷茶壶对着嘴就灌了起来,他是疯了才将人留下来,一双脚就让他险些失控,莫不是真的是军营待久了,待出毛病来了。

    猛灌了些冷茶平息了一下心情,墨翎熄掉了烛火走到床榻边将人往床榻内推了推,然后就那么和衣躺下,将棉被随意的往两人身上一搭,脱个鞋差点脱到他失控,这衣服他是铁定不敢脱了,而此刻再将人扔出去太过怪异,所以自己种的因果自己受着,怪就怪他不该受木槿与白泽那无意一吻的刺激,可是想想特么的还是在意……

    这一夜墨翎自作孽不可活的失眠了,直到东方有些淡淡的鱼肚白他才勉强浅眠。

    城主府是没有早起号角的,但是木槿的体内早就形成了生物钟,所以时间一到就醒了过来。

    睁开眼的时候入眼的是陌生的环境,木槿一个激灵的从床榻上坐了起来,在看见身侧还闭着眸子的墨翎的时候,下意识的就放松了警惕,然后这才回忆起自己昨日来了城主府,被墨翎使劲的奴役了一下,后来说带她去吃饭的,饭她不记得有吃,那么就该是她不小心睡着了。

    想着,木槿垂眸看向呼吸平稳的墨翎,心里堵得难受,不是说不喜欢她靠近来着,干嘛又让她上他的榻,不是该扔出去么,上次她因为他让她上榻她就那么原谅了他的疏离,可后来呢,还是推得那么毫不留情,更过分的是还要将她当东西不是送人就是与人换东西,这简直就太过分了,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因为他让她上榻就原谅他,绝不。

    不是讨厌她一靠近不是掐她就是推她么,她偏要恶心他。

    要不弄死她要不就一直恶心他。

    想着,木槿改坐为跪,直接倾身上前半点不犹豫的对着那张薄唇就吻了下去。

    “翎哥哥……”

    木槿吻下去的唇因门外由远及近的这一声高呼硬生生地刹住,她的唇就那么停在了墨翎唇上方的半寸之距,只要再微低一点点就能碰上了,但人吧,有时候豪胆只是一瞬间,被人这么一打搅瞬间就缩回了壳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