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墨翎才走出几步,身后就响起了木槿这软糯的声音,这是他最无法抗拒的那种声音,所以说,这个人到现在还没醒酒。

    一想到她会像缠着他一样缠着他的属下,瞬间整个人就跟吞了苍蝇一般,很是不好。

    于是墨翎跨出的步子又倒了回来。

    什么都不说直接将木槿抱了起来。

    “将军……”木槿软软糯糯的喊了一声,典型的得了便宜卖乖。

    “闭嘴,再不闭嘴把你扔到河里去醒酒。”

    这么凶残?

    木槿觉得墨翎很有可能会说到做到,于是当真闭嘴了。

    被墨翎这么抱着晃来晃去,木槿觉得清晰了一点的脑袋又晕眩了,所以她到底醉没醉呢?谁知道呢!

    墨翎以最快的速度将木槿带回了城主府,本想扔到士兵房里去,但一想到木槿之前对李牧做的事,本来去士兵房的脚愣是打了一个弯去了他的房里。

    本来想直接将人给扔床上,但怀中那平稳的呼吸告知着她已经入眠,他真怕他这么一扔将人扔醒了起来又作恶。

    在经历了一番思想挣扎之后,墨翎将木槿轻放到了他的床上,还给她盖上了被子,而他自己,他觉得自己大概需要去洗一场冷水澡清醒一下。

    而他的确去洗了一场冷水澡,并一直洗到半夜这才回房躺下睡觉。

    生物钟的准时让木槿在翌日的清晨准时醒了过来,醒来的时候木槿觉得自己一定是被车碾过了,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疼的。

    所以昨天是又发生了什么她所不知道的事?

    就在木槿准备好好回忆一下的时候,耳侧响起了一道低沉中带着点嘶哑的声音,“醒了?”

    尽管只是两个字,却说得木槿心肝一颤。头更是朝着声源的方向而去,看到的是离她不过半尺之拒的鬼面,不知为何,木槿觉得杀气满满,此刻她也顾不得去想自己为什么会跟墨翎躺在一起,而是本能的往后缩了缩,并咽着口水道:“将军早。”

    一看木槿这迷蒙的小模样,墨翎就莫名的一肚子火,昨晚上她对他做了那样的事,惹得他失控,他还不得不回去救她,最后她好眠了一夜,他却洗了半夜冷水澡又失眠了半夜,墨翎觉得自己从没做过这么亏本的买卖,所以今日他不准备像上次她发烧时那样躲开,而是要找她算账,且还要好好的算账。

    两个人的事不能只他一个人不舒服。

    “还记不记得自己昨天做了什么?”说着,墨翎向前压了几分。

    “啊!”木槿大脑在不停地运作,拼命的去回想自己昨天晚上都干了些什么,她没生病昨晚上还喝了些桂花酿,所以用脚趾头想她定是又喝酒干坏事了。

    脑子在工作,但木槿面上却是要多无辜就多无辜,墨翎的杀气那么重,装傻那是必须的。

    “木槿。”墨翎边说话边伸手掐上了木槿的脖子,“我真想一把掐死你。”

    在她没醒来之前,他很矛盾,既希望她记得又希望她不记得,但当她真的醒了,还给他摆出一副这么无辜的模样,他真的想掐死她。

    “将军,我是不是又做了什么惹你生气的事?”木槿决定将无辜装到底,哪怕她脑子里已经将昨晚大半的记忆找了回来。

    “你还知道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