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军医帐的药都由专门的人看管,木槿虽是墨翎的亲兵却是没有资格随意取用的,当然,军医帐处可申请喝药,但是木槿觉得那药效太慢,她不想浪费那个时间,最重要的是太苦不想喝。

    之前胳膊受伤是不想暴露才将就着喝的,现如今都救了沈军这么个要死的人了,还有哪个必要去遮遮掩掩。

    “你会配药?”白泽表示惊讶了一下。

    “略懂一二。”木槿含糊了一句,“反正是我自己吃,吃死了也是我自己活该。”

    “说的这么惨做什么,你既会医术,那么会配药也不为过。”

    “既然你知道还问什么问?”

    “你这是在变相的骂我白痴吗?”

    “我可没说,是你自己认为的。”

    “小木槿,你胆肥了?”

    “白副将第一天认识我吗?”

    两人就这么斗着嘴去了军医帐。

    一个士兵即便是将军的亲兵想随意动药材自己熬药也是不行的。所以必须有将领的首肯,有个手谕就行了,而木槿直接将白泽这个活人拉了过来,那就更加的可以了。

    没人知道木槿的医术到底高超到了什么地步,但是木槿那一手缝合和救活了要死的沈军却是事实,更是被老军医全贵亲眼见证的事实。

    而作为军医帐的首席,有人要来亲自配药,全贵定是要在场的。

    一听是木槿要配药,全贵就更要在场了。

    木槿没啥心理负担,连杆秤都不要,直接就伸手进药材篓里去抓,不过片刻的功夫药材就抓好了。

    全贵看在眼里,的确是和他们一般吃的方子不同,但他眼尖的看见某两样药材放在一切是相生相克的,怕是治不好伤反倒是加重,于是他开口了。

    “木槿,这两样不能放一起,你吃了只会更加病重。”全贵边说边挑出了他说的两样药材。

    全贵以为木槿不知道好心提醒,哪里知道对方很淡定的回应道:“我知道。”边说边捡了其中的另一味药材给全贵看,“这个正好中和,中和过后药效翻倍。”

    “有这种说法?”全贵表示怀疑,他不太敢让木槿胡乱吃,“要不你还吃大家一起吃的方子吧。”

    “大叔,你就当我是白老鼠,若是我吃了没事,又好得快,这岂不是还造福了大家么?”

    木槿的话让全贵板起了脸,“不行,便是要试验也不能拿你一个大活人……”

    “全贵,让她吃。”墨翎突然出现在了军医帐内。

    “将军。”军医帐内的人对着墨翎行了个礼。

    只有木槿不但没行礼,反而转首去看向白泽,“你通知的?”

    白泽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虚,“擅自动药材是大事,至少要通过两位将领的首肯。”

    木槿是不太懂军规,但她傻了才会就这么信白泽胡诌,“如此,白副将,咱两的交易不存在了。”

    “木槿,你不能出尔反尔。”白泽不干了。

    “呵呵……”木槿呵呵了两声,顺便举了举手中的药材,“我在做造福军营的白老鼠,白副将你不给我点奖励就算了,还要跟我交换条件,有损将德啊……”

    “你们交换了什么?”这话是墨翎问的。

    “白副将想知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