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白泽没料到墨翎会插一句,更没料到木槿张嘴就来,开口阻止已经来不及,于是白泽用了最简单粗暴的方法,那就是直接伸手捂住了木槿的嘴,更是将她整个人压在了怀中,并开口道:“我什么都没交换,帮你是应该的,可以了吧。”

    白泽的手紧紧的压在木槿的唇上,木槿没觉得有什么,白泽也没觉得有什么,这都是情急之下的事,但在墨翎眼里就不一样了,因为这一幕让墨翎想起了前几日的那一晚,他将手压在了她的唇上,而她将他的手指含进了嘴里,那种感觉……

    几乎是反射性的,墨翎直接身后扯了木槿一把,将她从白泽的怀里扯了出来,很不怜香惜玉的拉扯着,“本将军有话问你。”

    人被墨翎拉去了,白泽不可能去抢,一想到要是墨翎知道自己八卦他,那会死的很惨,于是高声喊道:“小木槿啊,哥哥不跟你交易了,你可别出卖哥哥啊……不然很难做朋友的……”

    木槿完全是被墨翎生拽着走得,与其说拽不如说拖来得符合一些。

    墨翎的营帐离军医帐并没有多远,不过大半柱香的时间便到了。

    进了营帐,墨翎直接甩开木槿,木槿根本来不及站稳就那么跌坐在了地上,而她索性就那么坐着也不起身。

    “跟白泽交易了什么?”墨翎劈头盖脸就是这么一句。

    他是主将,她若需要自行配药来找他便是,为何又去找白泽,当他往日的话都是耳旁风吗?还交易?

    “将军不会想知道的。”木槿抚了抚心口,说着这么一句。

    木槿的话再加上墨翎深知白泽的尿性,一下子想到了什么,瞬间便不想问了。

    “不是说不识字,怎么会配药材?你是在骗本将军吗?”索性墨翎直接换了一个话题。

    “将军,识字跟不识字与会不会配药有关吗?”木槿直接反问了回去,并配上了一个有力的证明,“就像我不认识将军两个字,但是我认识将军你这个人。”

    墨翎成功的被噎住了,于是再次转移话题。

    “你配的药当真有效?”墨翎垂眸,很是压迫的看着木槿,若当真有效,这对军营可是一桩好事。

    “我这不是充当白老鼠了么?将军等两日就知道了。”

    墨翎又一次被噎住。

    “之前救沈军的时候你为何没说你会配药,现在倒是会了。”

    为何?因为那个时候我不想暴露太多,点到为止,救沈军已经是逼不得已。而现在,呵,不只是现在,甚至是以后我体现的会越来越多,会让你知道我木槿不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就能比拟就能换走的,只有我换别人的份,没有别人换我的份。

    “我这不是莫名其妙受伤了,想少喝点药么。”这回答的内容不仅与木槿心中的答案大相径庭,便是连气势也完全不同,心中所想那是满满的霸气,而口中所言却是跟个不喜欢吃药想法设法避免吃药的小孩一样。

    而偏偏就是这让墨翎没办法开口,因为那莫名其妙的伤势他造成的。几乎是木槿话落的瞬间,昨夜刻意被遗忘的那些全部一股脑的冲进了脑海里,冲得墨翎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抑制住自己要暴走的情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