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而这种做法是要不得的,所以比起这个,他想从后面捏上那脖颈直接将它捏断,如此就不会放在他眼前碍眼了。

    不管是哪一种感觉,墨翎都需要压抑住,因为他既不能拥住她也不能掐死她。

    等了一会不见墨翎动作,木槿再次开口,声音里满是失落,“将军不愿意吗?既如此我……”说着便要起身,然才曲起一条腿,肩膀上就附上了一只大手将她猛地摁了下去,下一秒木槿便感觉后肩一片冰凉。

    “我有说不愿意吗?”很冰的声音却带着低沉的压抑。

    “我以为将军不愿意的呢。”木槿故意说得很委屈,其实一双眼睛都快笑眯了,身子更是跟着颤了颤。

    而墨翎以为自己弄疼了她,以至于手下擦药的力度不自觉又轻了几分。

    “那是你以为。”墨翎哑着嗓子答了一句。

    “哦。”木槿表现的很是乖巧。

    一时间帐内很是安静,现出了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不过一个后肩,很快就擦完了,在墨翎要收手之际,木槿又来了一句,“我整个后背都疼,将军帮我看看。”

    说着木槿从下往上一点一点的卷起背心。

    撩人是一个,但木槿是真想上药的,没人愿意顶着个满是伤痕的身子,她还要训练身体的强度呢,这些伤还是早些好微妙。

    看木槿一点一点卷衣衫露出后背的时候,墨翎觉得自己的呼吸都不自觉的跟着一卷一卷的,然当他看到那掩藏在衣衫下大一块小一块的淤青的时候,心中所有的涟漪都消失了。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昨晚下了多大的狠手,几乎是弄得她满身伤痕,而她却只是口头上说几句,不曾真正的喊疼。

    墨翎一直知道木槿有韧性,上次被老虎抓伤血淋了半边身子还跑了半边山坡都不吭一声,这一次同样满身伤痕,外伤内伤,也跑完了六七里的路,愣是没吭一声。木槿的韧性是他所欣赏的,这样的兵绝对是个好兵。这样的兵无论从哪一方面看,他都要尽力留住,但……

    闭了闭眸子,墨翎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开始替木槿露出的后背上药。

    本消散的涟漪在触上那润滑的肌肤的时候又开始在心底衍生,墨翎真怕自己这样下去要玩火,于是比起刚刚擦肩的时候要粗鲁许多,更是快了许多,几乎三两下就解决完了,然后放下了药瓶,“好了。”丢了这两个字给木槿,直接拿起了书案上的文案看了起来,不再看木槿一眼。

    “哦。”木槿也知道过犹不及,差不多就收手。没再继续挑战墨翎的神经,而是利落的穿好衣衫,毕竟她也没暴露狂这个嗜好。

    “木槿多谢将军。”穿好衣衫,木槿对着墨翎行了一个军礼,“木槿去给将军做些吃的表达谢意。”说着转身就向外走去。

    墨翎没开口,木槿离开的正好,他现在很需要静静,很需要想想以后该怎么对待这个很欣赏却又很想弄死的亲兵。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