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药方的药效三天就试出了明显的结果,全贵很是开心。

    虽然早就相信了木槿,但是看到了有利的结果之后,还是很舒心的。

    药方的事有了结果,那个关于吴庸体内有不好东西的事也提上了章程。

    本就是一件不想让人知道的事,那么做起来也肯定是在夜黑风高的晚上。

    秋意甚浓,夜晚的风不再是凉爽而是有些寒凉了。

    在除了巡逻兵整个军营已经陷入沉睡之际,墨翎搂着木槿悄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吴庸的营帐之内。

    吴海很宝贝这个儿子,深怕被人暗害了,所以在吴庸营帐周围安排了好几个高手,但这些高手于墨翎而言跟不存在差不多。

    入了营帐墨翎直接点了吴庸的睡穴让他就是捅上两刀也醒不过来,这才将怀中的木槿放到吴庸的床榻之侧。

    木槿也不拖沓,在黑暗中直接就那么摸着上手了。

    其实之前回答墨翎的忘记了也不全然算是骗墨翎,她忘倒是没忘记,但真要跟墨翎说出一个章程来还是要再细细查探检查一番的,毕竟那日只是匆匆一摸。

    细细查探了一会,木槿心中有了个大概,随后直接取了一些吴庸的血,只要再回去做一下试验基本上就可以证实了。

    木槿觉得有轻功真是件便利的事。

    上次捉鱼她见识了一下白泽的轻功,今日查探又见识了一下墨翎的轻功,这两厢一见识,让她的心好生痒痒,她也想学这个。

    来时被墨翎嫌弃了一句太慢,所以就被抱着来了,现在弄好了该弄的东西,木槿不需要墨翎叫,自己无比乖巧的钻入了墨翎的怀里,还伸手抱住了墨翎的腰,并低声道:“可以走了,将军。”

    木槿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故意的,咳,她是有意的。

    抱住墨翎的那一刻,她明显的感觉到了他身体的僵硬,这感觉让她想乐,不过她不能乐只能装傻。

    “将军,可以走了。”因为墨翎没动,所以木槿又催了一遍,还伸手捏了捏墨翎的腰,不过手感不太好,太硬。

    木槿这心里刚嫌弃了一句,她的腰肢就被一只大手给握住,且很用力的握住,握得她倒吸了一口气,她感觉自己的腰都要断了,这纯属打击报复。

    而她偏偏半点不能反抗,不要说她打不过他,就现在还在死对头的地盘之上,要是惊扰了死对头那可不得了。别的她不怕,她就怕墨翎直接将她扔在这里面对死对头,那结局可喜感了。

    所以为了避免发生这种对她不利的局面,木槿生生忍着这痛,并乖乖的将放在墨翎腰上的手给缩了回来。

    木槿这才缩一半,墨翎却加大了搂着木槿腰肢的力度,直接将她整个人压进了他的怀中,这个该死的东西,到底知不知道他的腰很敏感,竟然捏他的腰,捏得他小腹都起了热流。

    木槿觉得自己被欺负了,腰肢真真疼,刚想抗议一声,墨翎却搂着她直接运起了轻功消失在了吴庸的营帐内。

    墨翎的速度很快,比来时的快,快得木槿张嘴想说话却灌了满嘴的凉风,最后不得不憋着这一口气等墨翎停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