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他不是个太看重世俗的人,但他墨翎能断袖,淮南王世子不能,辰国的鬼面将军不能,所以他必须要控制。除了这两道禁锢,还有一点就是墨翎不想毁了木槿,虽说十四岁已经到了可以成家的年龄,但是他也是从十四岁过来的,十四岁的少年年少轻狂,做什么都凭自己的心情,她未来的路还很长,他不能毁了她。

    然他觉得守一座城都比不上守住他的自制力难,他真不知道他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在墨翎沉思着压抑自己体内恶兽的时候,木槿一直歪着头看着他,她不是真的只有十四岁,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懂。

    她对他的接近起于喜欢他的声音,最初她只是想每日听到他的声音,只是后来他冷眼旁观她受伤,她忍不住小小的报复了一下,可他却一直纵着她,一纵再纵,她早就说了,这么纵下去会出事的,然后真的出事了,她对着他的胆子越来越肥,欺负他欺负起来越来越顺手。

    刚刚那句气急败坏的话,她感觉到了他的挣扎无奈压抑困惑,她知道无非就是因为她是男子的身份,她敢撩她无非就是仗着自己是女子罢了,若她真是男子她是万万做不出这种事的,但他不知道她是女子,她也不能让他知道。

    他对她其实真的已经很纵容了,她这样欺负他是不是有些过了,要不要收手?

    想着,木槿扶着差点被捏碎的腰从床榻上坐了起来,这下手真狠,估计这腰又要淤青了,他说他哪一天死了定是死在她身上,那她哪一天死了也定是死在他身上,一定是被他掐死的,这么些天都不知道被他掐出过多少淤青了。

    “吴庸体内到底有什么?”

    木槿刚开口要说点什么就被墨翎抢先了一步,此刻的墨翎已恢复了那副冷凛的模样,开口的话语已不见半点刚刚那差点失控的气急败坏。

    木槿砸吧了一下嘴,这自制力可以啊,刚刚一副要捏死她的模样,现在都能谈正事了。

    不过说好了不欺负他了,她也就不欺负了。

    “一种慢性毒药,最多再有半年就可以去见阎王了。”

    木槿的话让墨翎蓦然转过身子,一双眸子就那么深沉的看着她,木槿不知道是因为吴庸中了毒还是她说出了吴庸中了毒,以至于墨翎这么冷飕飕的看着她。

    帐内没点灯,墨翎又带着面具,木槿看不见他的表情,但就是因为看不见,感知才更加的灵敏,只觉得那眸光看得她浑身冰凉。

    “你能治?”墨翎既震撼于吴庸中了毒,也震撼于木槿说出吴庸中了毒。

    全贵的医术真心不错,但是就全贵也没说出吴庸中毒,偏偏就木槿说了出来,他知道她会医术,却不知道竟是会到了这种程度。

    而这样的她只能是友不能是敌,否则……

    “我取了他一些血样,只要添些药材试验一下即可。”

    不是很肯定的答案,却是间接给出了答案。

    “只要保他在离营之前不死就行了。”

    “是。”

    “明日正好要去罗沙城,有什么需要一并办了。”

    就说怎么挑今晚,原来一切都已经算计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