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哦。”这一次木槿应得有些有气无力,一听到罗沙城这个词木槿立刻就想到了另一个词罗莲,瞬间心情不美好了,“将军还有事吗?没有我睡觉了。”说着站起了身向自己的小木榻走去。

    木槿的消极情绪墨翎一下子听出来了,面具下的眉头微皱,“不喜欢去罗沙城?”

    “没有。”只是不喜欢你去见那个人,而已。

    说着,木槿直接脱了外衫就往木榻上一躺,刚一躺下直接倒吸了一口凉气,“斯……”

    木槿下意识的抓起搁到她腰的东西就要扔出去,刚伸出手后又缩了回来,因为手感告诉她那是装着吴庸血液的瓷瓶,而她刚刚脱衣服没取出来,她这么一趟,正好被墨翎捏伤的那半侧腰搁在了上面,能不疼么!

    憋屈,被搁到了还不能扔。

    窝火,窝火,窝火。

    “怎么了?”

    怎么了?木槿双眼喷火的看了墨翎一眼,随即闭上眼睛转了个身,“腰疼。”闷闷的说了两个字,一副有气无处撒的模样。

    墨翎一时噎在了当场。

    两个字很好的让他想到了他刚刚干的好事,更让他想到了导致他干这好事的源头。

    墨翎不敢再靠近木槿,只能说一句,“好好休息。”

    然后直接转身走向自己的床榻脱衣躺下。

    木槿本来就窝火,被墨翎这么云淡风轻的来了一句好好休息,更加的窝火,窝火的想揍人,但是特么的她什么都不能做,因为她打不过罪魁祸首,只能闭眼睡觉,但这账她记着了。

    只是半梦半醒间是谁的手带着清凉划过她的腰肢……

    天公不作美,翌日晨起的时候,外面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大雨。

    木槿以为今日不会去罗沙城了,却不曾想吃完早膳之后,墨翎直接扔了一套蓑衣给她,“会骑马吗?”

    拎着蓑衣,木槿木着张脸道:“不会。”

    墨翎看了木槿一眼,“穿好,跟上。”

    “哦。”木槿应了一声,将蓑衣穿好,然后跟着墨翎进入了雨幕。

    入了马厩,墨翎牵出了一匹马一个跃身跨了上去,然后朝着木槿递出了手。

    木槿伸出手搭在那大手之上,雨水的冰凉与掌间相触的火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墨翎没让这对比持续太久,在木槿搭上他手的时候,他便一个用力握紧然后一拽,硬是将站在地上的人拽着坐到了他的身前。

    娇小的个子刚好蜷缩进他的怀里。

    墨翎双手握着木槿的手,让她的手抓着缰绳,“我只教一次,若不会,回来的时候你自己跑回来。”

    许是真的要教木槿骑马,又许是想借骑马忽视靠在一起的那种悸动,墨翎教得很严厉很认真,马儿驰骋的也特别快。

    “是。”木槿应了一声,表现出了一副学得很认真的模样。

    只是木槿真的不会骑马吗?

    谁知道呢!

    尽管有雨幕的阻止,但是飞奔的马儿远比两条腿要快得多,一个半时辰就到了罗沙城。

    木槿不知道墨翎有什么重要的事连这漫天的雨幕都阻挡不了,但他是将她是兵,所以她只能执行不能问。

    直到进了城主府直到看见那抹肆意张扬的红色身影,木槿觉得什么都不用问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