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恩。”墨翎轻应了一声,伸手拍了拍罗莲的头。

    罗莲这才满足的一蹦一跳的离开了。

    顿时间,城主府的走廊里就只剩下墨翎与跟在他身后的木槿两人。

    墨翎没有说话,而是一路向城主府中属于他的那间房走去。木槿亦未语,紧随着墨翎的脚步。

    两人蓑衣上滴下的水滴在长廊上留下了一路水渍。

    墨翎将蓑衣脱下挂在了走廊上然后推门走进了屋。

    木槿有样学样也跟着脱下蓑衣挂在走廊上走进了屋,只是比起墨翎的昂首挺胸,木槿始终低垂着头,不但让人看不清她面上的情绪,更是从那微微佝偻的身形上看出一股寂寥的味道。

    墨翎熟门熟路的走到衣柜里翻出了两套衣服,一套拿在自己手里,还有一套他伸手丢到了木槿身侧的那张椅子上,“换了。”与衣服一同丢过去的还有这两个无比生硬的字。

    “是。”木槿应了一声,声音有些机械。

    话落间就那么站着直接伸手去解腰间的衣带。

    “我只是忘了说,并非有意不告诉你。”拿着衣物的墨翎,在看到木槿这一副机械的模样,忍不住开了口。

    这算是解释吗?

    “木槿是将军的亲兵,将军需要木槿做什么只需要吩咐,无需要交代。”说话间,木槿将外衫解开并从肩上开始褪下,头依旧低着,根本让人看不清任何的情绪。

    眼见木槿的双肩已经露出,墨翎一挥衣袖一股气劲打出将半敞的门给合了起来,砰得一声,震得木槿脱衣的手顿了一下。

    “你这是只需要吩咐不需要交代的模样吗?”墨翎向前压进了一步,话语里带上了压迫。

    他最讨厌她这一副浑身是刺的模样,让他很不舒服。

    木槿好似被吓到了一般,手一抖,潮湿的外衫又往下滑了滑,往后退一步的脚刚好踩在了半垂在地上的衣衫上面,这一踩一个踉跄,木槿直接向后跌坐在地面上,模样甚是狼狈,但是出口的话语却半点一点不狼狈,甚至带着那么股矫着劲的倔强,“您是将军,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墨翎觉得自己被木槿给气乐了,弯下腰伸手捏住木槿的下巴,迫使她将低垂着的头仰起来对着他,“人不大脾气倒不小,跟本将军使脾气,谁纵的你?”

    木槿只觉得下巴要被捏碎了,本就不爽的心更加不爽了,半垂的眸子因墨翎的话而抬起,一双眸子就那么突然的往墨翎眼前一撞,撞得墨翎的手一顿,那眸子看得他有些无所遁形。

    她明明什么都没有说,但那眸子却在回答着,是你纵的我。

    这衍射的信息让墨翎有些烦躁,烦躁的直接甩开了捏着木槿下巴的手,他不想再看那双眼睛。

    可对方被甩开之后不再低头,而是就那么坐在地上什么都不说,半仰着头看着他,依旧是刚刚的眼神。

    伸手拿起椅子上的干衣衫直接对着木槿兜头而下盖住了她的脸和身子,“穿上。”两个字透露着一股烦躁。

    墨翎不想再理木槿,再这样下去他要被气死。

    想着便开始伸手去脱自己的衣裳,早换完早离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