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就这样你追我赶,在不知奔跑了多久之后,墨翎终于寻到了一个合适的契机,松开缰绳一拍马背一个飞身直接腾空跃到了木槿的那匹马上,为了防止木槿反抗,一落上马背墨翎直接以极其强硬的姿态将木槿困在双臂之中,并抢过木槿手中的缰绳降下了马速。

    木槿不甘心被困,但是力道却是拗不过墨翎,在挣扎了几次之后不得不不甘的放弃挣扎,而此时此刻墨翎已经成功的将马速降了下来,使马儿以一个平稳的马速前行。

    “胆子越来越大,连本将军的命令都敢无视,是谁给你的胆子?”墨翎一手扯着缰绳,一手直接拽着木槿脖子上的衣襟在马上掉了位置,让她从背对着他改为正对着他。

    “……”木槿偏着头不说话,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倔强的气势。

    “你觉得一个不听将令的兵还有资格做本将军的亲兵吗?”看着木槿这副模样墨翎一阵窝火,兜头又是一句训斥,而这句训斥可谓是恐吓了,毕竟当初是木槿巴巴的要做墨翎的亲兵的。

    “我对将军来说不过就是个可送可换的物品,有没有资格又有什么区别。”

    “我什么时候说你是可送可换的物品了?”墨翎一急连自称都忘了。

    木槿没应声。

    “把话说清楚。”说着,墨翎直接伸手去捏木槿的下巴迫使她抬头。

    木槿大概是被刺激的狠了,在那大手刚捏上她的下巴之际,她直接伸出双手握住,然后一低头狠狠地对着他的手咬去,每次都捏她,捏得她浑身上下到处是淤青,对别人却那么柔情,凭什么。对别人柔情就别纵着她啊,纵得她心都大了,还这么凶她,这又是哪门子的理。

    手上传来的刺痛让墨翎意识到自己被木槿给咬了,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完全清醒的情况下反抗他,却也真是越来越放肆。

    就在墨翎要出手教训木槿之际,奔跑中的马儿突然前膝跪地,马背上的两人就那么被甩了出去。

    墨翎几乎是下意识地搂紧了木槿的腰肢将她护在了怀中。

    人还没有落地,却已袭来破空的利器,墨翎一手揽着木槿一手抽出藏在腰间的软剑直接挥了出去。

    木槿有脾气却也不会不分场合,在两人身子腾空之际,木槿就松开了咬着墨翎大手的嘴,血印却早已印在了墨翎那持剑的大手之上。

    雨幕中漫天的杀意根本就容不得木槿有半点考虑的时间,只见她反手抓着墨翎揽着她腰肢的手,一个旋身从他的怀中退了出来抬脚一个横扫直接将一个快要近身的黑衣人毙命。

    只见那黑衣人被木槿一脚横扫过的脖颈留下一道细微到不能再细微的血痕,若仔细看,便会见木槿本无一物的鞋子顶端微微露出了一小节银光。

    墨翎因木槿的退开回眸看了木槿一眼,刚好见到这利落的一幕,还不待墨翎开口,木槿拽着墨翎的臂膀借力,木槿双脚腾空而出,一扫下去又是两人毙命。

    趁着这个没人近身的空荡,木槿伸手抬腿拔下了腿弯间墨翎曾经给她的那把匕首,回首隔着雨幕坚定的看向墨翎,“将军,我不只是需要将军保护的亲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